• 幻灯片一
  • 幻灯片二
  • 恶兆墨镜 恶兆墨镜
  • 不孝的媳妇 不孝的媳妇
  • 理发店的怪异事件

    理发店的怪异事件钟哲走进这家理发店,是因为熟悉的名字:绥远。这家商店位于一条偏僻的小巷里,设施很差。商店空无一人,除了两个正在烫发的顾客,没有其他客人。“先生,您想理发吗?”店主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穿着碎花棉袄,低棉帽,高围巾,完全遮住了脸。哲点了点头,收起了雨伞。门外,秋雨越下越大。让椅子坐下,女人把一张白色海报放在钟哲面前,开始工作。钟哲

    2021-10-21 80
  • 降头术系列尹宅

    降头术系列尹宅各种各样的小贩和商人在古镇的街道上来来往往。他们又喊又笑,过着平淡快乐的生活。这是一个富裕的城镇,有一排排的餐馆和旅馆。在街道的尽头,是一所大房子。这是一座历经沧桑的老房子。虽然年代久远,但依然庄严肃穆。雄伟的牌楼和明亮的大门足以表明这座房子主人的身份。这是殷的主人的住处,他的祖先是朝廷官员。殷家曾经盛极一时,但在

    2021-10-21 65
  • 妓女复活

    妓女复活那个妓女进了浴室,转过身来,系上了门。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放在一个大柏树盆里。她站在两个圆形铜镜前,正对着镜子:镜子里站着一个穿着华丽衣服的女人,上面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刺绣丝绸外套,下面穿着一条彩色的百褶裙,眼皮上有香粉,白得像一个粉红色的人。瓜子脸眼睑,细

    2021-10-21 114
  • 危险游戏_0

    危险游戏1、无聊的时候。记得那是大四的第二学期,那时候一个月几乎见不到班主任几次,每天都有无聊的自习课。因为他们非常贪玩,也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好”,所以他们几乎是一样的。所以,我会在自习课上,在没有老师监督的情况下,和一些“哥们”一起玩一些“笔仙”“盘仙”等寻鬼游戏。当时大概是因为高三,所有的问题都是关于他们的未来。什么能考上什么大学,能拿多少分。2.神秘的生

    2021-10-21 120
  • 吊脚楼里的鬼

    吊脚楼里的鬼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就忍不住感到毛骨悚然,浑身起鸡皮疙瘩。那是我小的时候,住在湘西的一个小镇上。我和我的朋友喜欢到处玩。这个城镇已经被我和我的朋友们玩遍了。这只是一个我们一直害怕去的地方。那是河边建的吊脚楼。那座吊脚楼早就没人住了,屋顶瓦片散落一地,门板早就腐败了。从外面看,里面很黑,很诡异。比我们大的孩子说那个吊脚楼里有吃火,一家五口被吊死在里面。害怕

    2021-10-21 81
  • 题神秘故事之玉痴

    题神秘故事之玉痴谭家在安徽一个小县城定居近百年,也是一个大家庭。有100个亲戚和民族,遍布电力、航运、税收等行业。可以说是蒸蒸日上。轮到谭岑找工作了,但很难。虽然祖孙三代都在电力局工作,但中央出台新政策,取消事业单位职工子女世袭制。根据规定,他们必须有大专以上学历,然后通过认真的申请考试,才能参加工作。这对谭岑的父母来说是非常困难的。要说谭岑是个好孩子,那就是他不会读书。他从小就有摸弹珠、砸人

    2021-10-21 98
  • 书名-《易经》

    书名:《易经》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其实我完全相信易经。去年5月前,我在当地的一个局做小企业会计。当地市局对企业会计的待遇很低,当时很压抑。而且在工作中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一度想辞职。我是3月份跟老公注册的,当时他在省会工作,我在另一

    2021-10-21 113
  • 都市聊斋中的恶宅

    都市聊斋中的恶宅一个它位于市中心,非常古老,寿命至少近100年。在一簇簇崭新的建筑之间,这座平房就像一个老人和一个侏儒。两扇涂有红色油漆的厚木门打开了。门内有一个近30平方米的大厅,大厅里摆放着原木,原木上涂着相同颜色的红色油漆。房东老包坐在雕花木椅上看着他们。老包看起来60岁了,皱纹和胖乎乎的脸颊几乎垂在肩膀上。一双怯生生的三角眼睛

    2021-10-21 122
  • 午夜2点

    午夜2点他是老徐博物馆的退休工人。他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独自一人住在一所巨大的老房子里。幸运的是,他的女儿选择从珍珍大学毕业后回来工作,老徐觉得生活很有趣。这座老房子是早年在老徐买的。外观老旧,内饰还可以。老徐住在一楼,而他的孩子们住在二楼。透过二楼的窗户,你可以看到后院。三楼是一个小阁楼,里面堆满了没用过的旧家具和书。门锁着,只有老徐有钥匙。老

    2021-10-21 134
  • 失心症

    失心症这是一座终年积雪的山顶,到处都是苍白的。我已经躺在这里三十年了,我被这冰雪覆盖着。开始的时候还是觉得冷,都冷了,心也凉了。只是,现在我不觉得冷了。30年来,我已经习惯了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寒冷对我来说没什么。我的身体比这冰雪还冷。我一直在想象有一天这座山顶上的雪会融化。这样,我就可以走出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是

    2021-10-21 75
  • 闹鬼

    闹鬼一个洗好澡的女人的样子是慵懒的,穿着又白又软的罩袍,留着长长的黑发。她慢慢地拿起一支香烟。“和你妻子谈得怎么样了?我等不及了。”她眯着眼睛,吐出一口烟,语气中有些不耐烦。“谈吧,别急,马上就走,估计两个月后我们就能结婚了……”黑暗中,一个肥胖的男人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默默地抽着烟。他的回答和他的表情一样平静,他可以看到他肥胖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

    2021-10-21 97
  • 网吧哭

    网吧哭夜很深,洛阳古城已经睡着了,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还在清澈的夜里眨着鬼魅的眼睛。偶尔经过街道的车辆扬起淡淡的灰尘,划出长长的声响,很快消失在路灯的深处。五月的风,带着点点凉意,轻轻拂过一个又一个,缓缓扫过大街小巷,抚摸着黑夜里醒着或睡着的一切,包括肉眼看不见的东西。洛阳曾是兵家必争之地。几千年来,大大小小的战

    2021-10-21 76
  • 电话亭

    电话亭听说有人见到了大哥,他立刻就赶了过去。大哥果然在那里,站在一个电话亭里,拿着电话絮语着,脸上全是微笑。他的心里陡然一痛,很久没有见过大哥这么幸福的笑容了。悄悄地靠近电话亭,他听到了大嫂的名字,大哥对着话筒,温柔地喊着她的名字。他不敢再靠近了,就那样悄悄看着大哥,大哥丝毫也没有察觉到他,依旧对着话筒不停地说着,笑

    2021-10-21 52
  • 蜀中鬼的表演与杀戮

    蜀中鬼的表演与杀戮我的家乡是四川,四川和四川自古以来就有很多鬼的传说。记得那是2011年的冬天,那一年和前一个冬天一样。但是那一年有一件事给这平凡的一年增添了节日的气氛——我唯一的表妹突然宣布要结婚了,而且是一

    2021-10-21 89
  • 荷塘水鬼

    荷塘水鬼这个故事一半是亲身经历,一半是耳闻。水鬼几乎是成年人小时候用来吓唬孩子不要玩水最常用的词。所以,我还是个旱鸭子。我们的地方建在洞庭湖周围,所以水面很大。这个地方是童年的天堂。不幸的是,当我回到大学时,我发现整个地区都变成了农田。我小的时候,我们队的房子排成一条线,挨着大堤,外面是资江。后面是农田,再往北是洞庭湖,前面是一个非常大的家庭圈养湖

    2021-10-21 104
  • 灵魂永不消逝

    灵魂永不消逝编者按:这个故事充满了陌生感。人死了,还是有灵魂附体,灵魂在给别人指路,还在工作。可能是巧合,可能是幻觉,但这样奇怪的事情,却真的有人遇到了。-碑文。走过一条又黑又长的走廊,在尽头停下,用那把奇怪的黄铜钥匙打开奇怪的黄铜暗锁,我有些不安。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我的理智告诉我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我的理智无法控制我

    2021-10-21 107
  • 我想要你的脸

    我想要你的脸兔子在化妆品店里慢慢挑选口罩。经过反复筛选对比,最终选择了两箱口罩在柜台付款。店主看着兔子的脸,笑着说:“小姐,你的皮肤真好,光洁如玉,吹炸弹都能破。有了这里的优质面膜,你的皮肤绝对可以一直保持这么好

    2021-10-21 133
  • 烤兔肉

    烤兔肉我迷路了。我本以为这只是一座平常的山,谁曾想到了晚上竟然这么难走,转了好几圈儿都没走出去。由于出发的时候以为很快就能走出去,所以我只带了一点儿吃的,现在早已饥肠辘辘。饥饿和焦虑让我的头阵阵发昏。正当我乱转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处火光,还伴随着烤肉的味道。我心下一喜,忙向火光处走去。点燃火堆的是一个青年,他也迷路了。他说,找路的

    2021-10-21 129
  • 山路鬼

    山路鬼凌晨2点,淡淡的月光,半山腰崎岖的山路,被风吹动的树叶,阴冷潮湿的空气,道路两旁的古墓葬。在此期间,这条山路上事故频发,有传言说路过这条路的人会在凌晨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如果此时是你,你会在这样的地方吗?你不会的。但他会的。他坐在路边的一块岩石上,低着头,闭着眼睛,身上披着一件黑色

    2021-10-21 130
  • 死亡人数

    死亡人数他走出电视台大楼的时候,心情异常沉重。刚才播出一则交通事故的新闻时,他一不小心把死亡人数由二十三人说成了二十四人。看来这下不但要受批评,还要罚钱。台里正在举行的先进个人评比更是打了水漂。他步行着,凉风习习。前面不远就是事发地点。他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去看一看。他加快了脚步。路上空无一人。突然,路边的一个什么东西动

    2021-10-21 104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