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真实鬼故事

死抖画


死抖画

一个

关也希望自己在腐朽的时候能够长生不老。他一生都在画死亡,最后他变成了一幅广阔的图画.

关从小就被称为“异类”,因为他的眼睛之间的距离比普通人更远,这直接导致了他看到的东西和普通人的不同,他看到的空间有点扭曲。但最不可思议的不是这个,而是他做了一件他最不可能做的工作。

绘画。

小时候,孩子们拿起他的一幅画称赞他,说他的画真的像个大胖子。当时,关知道自己与众不同,因为他画的是一个苗条的人。因此,他对绘画产生了不可抗拒的迷恋,但他的画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导致他参加了多年的考试,没有参加L艺术学校的考试。直到有一次,他画了一幅《少女的死亡》的画,“惊艳四艺”。怪诞的笔法和死亡的震撼让他获得了L艺术学校的特别录取通知书。

但是他没有毕业,因为他所有的画都不符合“要求”,所以他决定离开校园。这位美国辍学生开始专心创作油画,但他的画始终只有一个主题——死亡。

他在北京待了很多年,逐渐在圈子里获得了一点名气,但并没有赚到可观的收入。他是个奇怪的人才,别人都这么叫他。

前阵子,关的一个画家朋友自杀了,用刷子刺穿了他的喉咙。关去了他家,发现一屋子的画。没什么,但是所有的画都展现了同样的内容,一个没有脸的女人。传说这位画家的朋友在去世前一周被附身,一直画着同样的画,彻夜未眠。大家都说他疯了,关却不这么认为。

关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

关一直在创作死亡油画。但是当一个画家没有真正出名的时候,他的画卖不出好价钱。他的画阴暗晦涩,注定无法出版,在中国举办艺术展更是难上加难。这样一来,最赚钱的路都被堵死了,关只好偶尔画几幅线条画(以临摹为主的商业画)来换取一些颜料钱和饭钱。画线毁眼毁手。这种无奈只和明秀自己的知识有关。当然,他也会在宋庄(北京市通州区宋庄画家村)挂脸工作,等待外国人“发福”。

关在绘画上的刻苦其实还有一个更隐秘的原因,那就是他认为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因为大多数时候,当他起床时,他会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所以他拍打着屁股,迎着初升的太阳回家。每当夜幕降临,他就觉得明天可能见不到太阳了。正是这种危机感让他珍惜画画的每一分钟。

就在画家的朋友自杀一周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关起床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旁边却放着一张素描。

图中是一个女人,一个几乎只有一张脸的女人。在那之后的几天里都是一样的。关仿佛中了魔,满脑子都是这个女人的脸。他画了一张又一张女人的脸,每张都比另一张更冷酷。他觉得这张脸很眼熟,但想不出在哪里见过。关看着女人大胆的眼神,浑身战栗。他感到死亡正在逼近,但死亡的快感让他兴奋,于是他疯狂地画着脸,恶性循环。

关停了手里的画笔,那画笔几乎是局促了,他惊恐地环顾四周。他在屋里看到无数张“面孔”,无数双凶狠的眼睛盯着他,一种巨大的恐惧涌上他的心头。他为什么画这么多脸?

他再也受不了那无数的目光,他打开门就要走。然后他突然觉得身后好像有人笑了。回头看,没有人。他走出门外,听到身后有一群人在笑。关猛地回过头来,只见他所画的一张张面孔都挤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愣住了。发生了什么事?然后门突然关上了。关见他面无人色,哑口无言,便锁了退路。关大惊,夺门而出。但就在这时,无数张脸从画布上飞下来,张开无数张血淋淋的嘴,扑向他。关在嘈杂的咀嚼声中绝望地抽搐了一下.

关突然惊醒。原来他画了一半就累得睡着了。关高兴地发现自己刚才在做梦。

但是当他环顾四周时,他傻了:房间里到处都是女人的脸,无数邪恶的眼睛盯着他。这是真的。他的确画了一屋子的脸。

一想到刚才那个梦,关就发痒。他很快起床,想离开房间。他打开门,身后没有奇怪的笑声。他松了口气。刚才是个梦。他走出门去,但眼前的景象使他的瞳孔放大了。他刚才看见自己走进了房间。房间里到处都是人脸的照片。你为什么回来?关吃了一惊,不耐烦了。他跑到门口把它抢走了,但他又一次回到刚才的房间,完全一样。他想回头看,但身后只有一堵墙,所以他不得不再次打开门.经过多次“用完”,他发现每个房间都不完全一样。事实上,每个房间都比上一个多了一张照片,一张宽脸的照片。

但是已经很晚了,有这么多的脸,他几乎不能呼吸。他总是希望门后的房间能有更多的空间让他呼吸。然而,空间越来越小,最后关被挤压在无数张脸上,直到胸部再也不能起伏.

关被惊醒。他睡着了,被掉落的画板压着,呼吸困难。这时,关揉了揉眼睛。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在做梦,但他看到了一屋子的面孔。他的确画了一屋子的脸。真的吗?关现在不相信自己了。但不管他是否在梦里,那双眼睛都快把他逼疯了。他又开门了(为什么又说?),关有点迷糊,手都在抖。因为他害怕任何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他害怕再次成为噩梦。

去。门开了,背后没有笑声,眼前是晴朗的星空。

关修明走在夜空下,不停地吸烟。他神经敏感地注意着周围,唯恐会出现什么恐怖的事情,最后发现还是在梦中。半包烟吸进去了,没发生什么,关修明稍微安心了些。他一摸兜,发现了一张地下摇滚演唱会的票,这是前几天一个圈里的朋友送他的。当时那位朋友还向他介绍这支亡灵摇滚乐队,他说这支摇滚团队真的很不一股,他们创造出的音乐让人恐惧,是真真的死亡金属。关修明当时不以为然,他认为自己对死亡感受得多了,已经麻木了。而这场演唱会正好是今晚。关修明现在“无家可归”,于是他决定去看看。

演唱会是在一个废弃的地下停车场里举行的。关修明本来以为会很无聊。可是在地下停车场里看到第一眼,就把他镇住了。他看到,台上一个女主唱,声嘶力竭地演唱着,音乐里充斥着无旋律的爬音阶,还有吉他手疯狂的反弹和弦。这都很正常,金属音乐基本都这样,但诡异的是,台下的观众全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听,没有人乱动、喊叫,这太不正常了!这不是古典音乐会,摇滚音乐会他去过不少,从没有这么安静的观众。他注意到台下的观众都好像在微微地颤抖。

关修明真的被镇住了!在这样压抑的空间里,这样恐怖的音乐下,这样诡异的灯光中,这样怪异的观众内,关修明真实地感觉到了一丝恐惧。但当他仔细看女主唱的时候,感到的已经不是恐惧那么简单了。他感到的是混乱、惊恐、抽离、不真实。因为那女主唱的脸,正是他画了一个多星期的那张脸!

现在关修明强烈地怀疑自己还在梦中,但是周围如此多的清晰的脸,让他觉得这不是梦。梦中你是看不清别人的脸的,更别说这么多陌生的脸。音乐送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恐惧感,关修明感觉灵魂在颤抖。

他脑袋里一片狼藉,他吐了,恐惧和眩晕让他呕吐。旁边的一个男人拍了拍他的背:“第一次来吧?下次再来你就不会吐了,都是这样。”关修明起身的时候,那人已经又进入胆战心惊的聆听之中了。他看见那人双眼允血。

音乐停止了,人们都疯了,整个地下停车场都炸开锅了。台下的观众都极度亢奋,应该说已经癫狂了。他们穷嘶猛喊,又蹦又跳,好像一群死尸突然获得了生命,疯狂的生命!如果现在一个外人走进来,准会以为这是精神病院在开联欢会。但是身在其中的人都有着美妙的感觉,是那种死后重生股的快感,关修明也是一样。他不知不觉也陷入到这集体无意识中。

关修明怀着这种奇妙的感觉,跟从人流一起出了地下停车场,他甚至已经忘了脸的事了。这时,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头。关修明回头,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他看见了那张脸。

关修明仔细看,这张脸并不是在画上,而是在一个肉乎乎的头上,这人正是亡灵乐队的女主唱。关修明感觉这张脸的确长得和他的画很像,但是眼神不同。眼神不同那么一切就都不同,女主唱的眼神很妖媚。

“你好。”关修明有些不解。

“你家在哪儿?”

“嗯?”关修明有些惊讶。

“我问你家在哪儿?”女主唱很干脆。

“在×××××。”关修明鬼使神差地说。

女主唱二话不说就拉着关修明骑上了摩托,风驰电掣地向他家的方向驶去。关修明更糊涂了,他想不明白她到底要干什么。他们认识?这张脸的确有些熟悉,但是他已经想了一个多星期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关修明和女主唱到了他的房间。女主唱并没有惊讶地问:“你是画家?”也没有注意那几百张跟她一样的脸。她只是一下把关修明推到床上:“我叫王冰。”然后就开始脱关修明的衣服。关修明明白了,他既惊讶又兴奋。

这天夜里,关修明两次体验到了死后重牛的快感。一次在地下停车场的演唱会里,一次是在自己的床上。

第二天早上起来,王冰已经不见了,但是他发现自己手机里多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是王冰的。关修明捂着头,他感觉头痛欲裂。

他想到,昨天甚至都没来得及问王冰,为什么他画的女人和她长得那么像?他感到很后悔,因为这-人不可思议了。于是他给王冰发了一条短信:“我最近一直在画一幅画,是一个女人,画里的人很像你。我不知道是不是在梦中见到的你,还是我们以前就见过?”关修明等了好久才收到王冰的回信:“呵呵,人老套了,我可不是少女了。我不相信缘分。”关修明看到短信想想,可能只是个巧合吧。其实关修明如果够冷静的话,他应该能猜到些端倪,但是他被迷惑与恐惧蒙上了眼。

当关修明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坐在家里的地板上。他的脚被捆绑着,手腕上是一条口子,血正汩汩地流。对面有个女人坐在床上看着他,诡异地笑着,是王冰。

关修明并没有按住手腕止血,他好像顿悟了,他看着王冰说:“我想起来了,我记起你这张脸了。你是那‘少女’的冤魂吗?”

王冰哈哈大笑:“你真蠢。我是活人!”

“那你……”关修明眼里充满疑惑。

王冰眼神突然暗淡下来:“我是她妹妹……”

关修明叹了一口气。这时一张血淋淋的画出现在了关修明眼前,正是他的“成名作”——《少女的死亡》。

“你这个无情的人,是你害死了我姐姐!”王冰歇斯底里地喊叫。

“我没有,我只是在作画……”关修明看着王冰。

“你这个变态!你根本不是人。我姐姐从高处掉下来,奄奄一息。你竟然毫不动容,站在她前面画画。要是当时及时抢救,我姐不能死。她当时一边挣扎一边喊:‘哥哥,救救我,哥哥,救救我……’你是死人啊!你是禽兽吗?你给我去死!”王冰用刀使劲扎了下关修明的手。

“我为了找你,走遍了大江南北。我为了等这一刻等了二十多年!上天眷顾我终于让我在这附近遇见了你。那晚我在外面吸烟,也许老天发慈悲,让你梦游到了我身边。你这个变态,竟然在梦中还在画画。你画了我的一张素描,从那以后你天天都去那儿,我也去那儿让你画。我要让你疯狂!我打听了你的信息,让你的一个朋友,也是我的歌迷,给你那张演唱会的票,然后故意和你亲近,取得你的信任,接着约你出来,吓唬你。我就是要让你疯狂!然后再杀、了、你!”说完又是一刀。

关修明没有躲藏。他默默地流下一滴泪水:“你知道我为什么梦游吗?自从我完成了那幅画,我就天天睡不好觉。最后就形成了梦游的习惯。我每时每刻都想去死,但是我没有这个勇气。今天你要杀我,不怪你,都是我种下的恶果。你放心,我会写下一封遗书,说我是自杀。再将我所有的面都留给你。我想我的面在我死后会升值的,够你以后生活了。算是……我的一点补偿吧……”

王冰神色黯淡,冷冷地说:“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你是怎么创造出令人恐惧的音乐呢?产生恐惧感的秘诀是什么?”关修明临死前也没失去那份对创作的痴迷。

“我在音乐中加入了频率极低的次声波,这种声音能让人产生恐惧感。”

关修明苦笑了一下,用血写了遗书,并通过镜子用血画了张自己死前的画像。

关修明血流干后整个人像猪肉一样白。王冰冷冷地看着他的血一点点流干,心情错综复杂。

事后,警察并没有怀疑关修明的死不是自杀,因为画家自杀太正常了。最后根据遗嘱,关修明的所有画作都给了王冰。

蓝、绿、红、紫色怪异的火焰,映得王冰形容诡异。她一边向火中扔画,一边不断地嘀咕:“无情的人不配拥有不朽,无情的人怎么能拥有不朽……”

Introduce:One Guan Xiuming still hopes when degenerate he will be immortal, the death that he drew all one's life, oneself also became Guan Xiuming of …… of one width of cloth to be called as a child finally " extraterrestrial " , than stopping because of he is two distances between the ordinary person wants far, the thing that this brings about him to see directly and stop the ordinary person is different, the space that he sees is a bit screwy. But the most mysterious still not be this, however he did a work that he does possibly least of all to make a picture. In one's childhood, the child takes his picture to praise him, say the old fat person that he draws resembles really, at that time, guan Xiuming knew he is extraordinary, because he is drawn, is a slender person. Then he cannot ground of keep within limits is confused went up to draw, but his picture has a quite strange feeling, this caused him to did not take an examination of school of art of very old L on. Until once, he drew " the girl's death " , "Art Jing 4 " , the calligraphy or drawing of bizarre and motley adds dead shock, let him win the abnormality admission notice of L art school. But he does not have graduation finally, because of him all brushwork are not accorded with " requirement " , then he left school yard resolutelyingly. Study in school of this L beautiful school is unripe begin absorption creation canvas, and his picture is made forever only a theme dies. He mixed a lot of years in Beijing, there was a bit name inside the circle gradually, but do not have considerable income. He is a strange ability, this is others the appellation to him. Before a period of time, an artist friend of Guan Xiuming committed suicide, penetrated with paintbrush oneself throat. Guan Xiuming went to his home, discovered the painting of full house. This pours it doesn't matter, but all pictures were behaved same a content, one does not have facial woman. Friend of this artist in fokelore is in dead a week before, medium keep be being drawn like unhealthy environmental influences that cause disease same a picture, day and night does not cease. Everybody says he is crazy, guan Xiuming not so think. But Guan Xiuming did not think of is, did not pass how long, same a body that the accident gives birth to in oneself go up. 2 Guan Xiuming is creating dead canvas all the time. But when a painter did not became famous truly, his picture is made is not to sell those who give good price. His picture is made dark and obscure, be destined with publish without the predestined relationship, and art exhibition doing in home is extremely difficult more. Such most a few profitable roads are blocked up dead, guan Xiuming is forced now and then the picture is drawn a few times all right (the commerce that copy gives priority to is drawn) money of the dye that change a spot and meal money. Draw a picture to destroy an eye to destroy a hand again, this kind but only him Guan Xiuming knows. Of course, he also can make his range hang Song Zhuang (Beijing connects village of city Ou Songzhuang's painter) , wait for a foreigner to come " face favour " . Close ground of risk one's life needlessly honesting and enlightened to make a picture, actually

本文由鬼妹妹故事网( /)发布,不代表鬼妹妹故事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