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真实鬼故事

小针孔


小针孔

1个十字路口

昨晚,我晚上学习的时候,爸爸带我回家了。等红绿灯的时候,我爸在抽烟打电话,语气很不好。我环顾四周,看到一个黑影。我拉着爸爸的袖子,小声对他说:“爸爸!爸爸!你看!那是什么?”

爸爸起初皱起眉头。当他看到我指的是什么时,他显然很害怕。在昏暗的灯光下,他能看到那是一个小孩。

爸爸挂了电话,打开车门下车,紧紧地关上车门,对我说:“别动,听见了吗!”

我连忙点头,但当他走开时,我不禁好奇起来。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一点一点向前移动。

再仔细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个男孩,身体扭曲,背对着我们,脸贴着马路。

爸爸咳嗽了一声,似乎很害怕。他拍了拍男孩的身体:“嘿…宝贝…宝贝。”他试图叫醒他,但男孩没有动。

然后,父亲猛地把男孩翻了个身,男孩苍白的脸映入眼帘。我有点惊讶,但我父亲没有注意到。男孩的脖子上有一个很大的掌纹。但他的表情很平静,就好像他和某人玩了一场有趣的游戏。

爸爸大叫一声,迅速把手缩了回去。他刚想报警,但远处传来几个爷爷奶奶的笑声,但当他们走近时,他们被之前看到的东西吓坏了,以为是他们的父亲杀了那个男孩。

“不是我!我没有.没有!”爸爸尴尬地解释着,语气紧张,脸上的表情和遇到脏东西时一样厌恶。

爸爸拿出手机,报了警。他还打了120,然后去了不远处的其他目击者那里。我看了一眼那个男孩,然后又看了看不远处的父亲。他拿出一沓钱,低声和他们说话。我不懂,所以没兴趣。(鬼吧:http:///转载请保留!)

突然,在不远处的灯柱下,我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红衣女子。她躲在柱子后面,只露出一个长发的头和一件被风吹动的红色连衣裙。

“爸爸。”我喊了一声,回头看了他一眼,指着女人说:“有个红衣大妈!”

爸爸回头看了看我指的地方,又看了看我,皱着眉头骂:“混蛋!你在说什么!那里没有人!再胡说,我打你小心!”说完,微笑着看着那几个证人继续说话。

我咬着嘴唇,委屈地回头看。现在那里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过了一会儿,警察和医生来了。医生说这个男孩仍然呼吸微弱,需要抢救。然后他把他放在担架上抬走了。警察把目击者带到警察局,我父亲在他们后面慢慢地开车。他性急地抽着烟,转向我说:“到了派出所别乱说!听到了吗!”

当我们到达警察局时,目击者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去的时候,看到那个男孩躺在地上,那位先生正在救那个男孩!”接下来,不管警察问什么,他们都摇头说不知道,而爸爸则坐在局长办公室喝茶聊天。

后来,我累得在长椅上睡着了。

2妈妈在哪里?

当我再次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我已经在家了。

家里空无一人,父亲去上班了,只有我一个人。我非常想念我的母亲,真的。

漫画看完,肚子饿得咕咕叫,父亲气得匆匆回来。

他走到我面前,用力拍了一下我的头说:“熊海子,说吧!昨天你和吴强做了什么?老师说你们两个昨天逃课,没去补习班。”

对了,我忘了提那个男生其实是我同桌。他的名字叫吴强。昨天下午,我们没有去上课,而是偷偷出去玩了。

“我.我们.我们去补习班旁边的街上喝一杯……”没等我说完,两个警察进来了。他们安慰了我父亲,然后坐在我旁边摸了摸我的头。

警察问我:“小朋友,你能详细给我讲讲昨天的事情吗?”

我说“嗯”,开始回忆。

我们去了补习班旁边街上的一家商店。我进去买饮料,让吴强在门口等我。他点头同意,我就进去了。

我排队等了大约几分钟。我端着饮料出去之前,看见一个女人背对着我站在吴强面前。她弯下腰,似乎要给吴强什么。我没有看清楚,只记得那个女人戴着一副白手套。那个女人似乎对他说了些什么,吴强笑着点点头。

等我出去的时候,吴强已经被一个女人抱走了。我想追她,但是…但是红灯挡住了我。等我跑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

警方可能在我的记忆中找到了线索。他停下笔,抬头又问我:“你看到那个女人的样子了吗?”

我想了一下,摇了摇头。然后警察戴上笔帽,站起来离开了。

爸爸关上门,我蜷缩在一边的沙发上,恐惧地抱紧双腿。他在房间里痛苦地踱来踱去,迫不及待地想踏出地板上的一个大洞。他来回走着,点了一支烟,点炯的时候还不忘低声骂人,很像几周前的样子。(鬼吧:http:///转载请保留!)

多少

个星期前,他也是这般模样,只是比现在更烦躁。当时,妈妈穿着一身大红的连衣裙,那是他们相爱的时候爸爸送给她的,她一直不舍得扔掉。

自从从医院回来后,妈妈就没有换过衣服,一直穿着这条红裙子。她苍白的脸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一场意外的车祸夺走了她美丽的眼睛和灵魂。她孤独地躺在床上,嘴巴上戴着呼吸罩,露出来的胳膊上输着透明液体。那是每天都要输的,爸爸说那是营养液,就像我们吃的饭一样。

妈妈已经在那儿躺很久了,后来,烦躁的爸爸开车带着妈妈离开了,走之前他对我说:“潘子乖,我带妈妈去医院,你就老实在家等着我。”

我乖乖地点了点头,挥手对爸爸说再见,他背起妈妈就走了出去。当时外面很黑,已经半夜了。

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妈妈了,我问爸爸妈妈在哪儿,他当时吃饭的手在发抖,但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对我说:“妈妈在医院安心静养,医生不让我们打扰她,等她病好了,我们就能看见她了。”说完,吃了一半的饭被爸爸倒掉,他叮嘱了我两句,便出了门。

本文由鬼妹妹故事网( /)发布,不代表鬼妹妹故事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