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校园鬼故事

幻童


幻童

神秘的孩子最近,白文秀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隐约觉得身后好像有人在跟着她。无论是上班,回家,还是逛街,她有时会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回头看,什么也看不见。公司忙着一个大项目,白文秀加班到深夜。当她走到她家门口的小公园时,她突然看到了秋千。没有风,上面也没有人。秋千怎么荡?而且,秋千越荡越高,好像有人在使劲摇晃。白文秀慢慢走上前,犹豫了好半天才回家。躺在床上睡不着,白文秀干脆起身打开了电脑。半个月前,她发现丈夫有外遇,立即提出离婚。她三天前才搬到这里。我去厨房给自己冲了杯咖啡。白文秀只是坐在电脑桌前,手里的咖啡杯差点掉在地上。屏幕上,一个五六岁的男孩正在吃棒棒糖。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她。白文秀退后两步,双手颤抖着按下鼠标,小男孩消失了。她不记得设置了这样的屏幕保护程序。一个小男孩怎么会出来?白文秀心里突然一阵恐惧,急忙关掉了电脑。一大早,白文秀就被门铃吵醒了。她穿着睡衣打着哈欠打开门,却看到一个女邻居站在外面。她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笑着说:“这是我儿子的积木。他太老了,不能用它。留给你儿子玩吧。”白文秀接过东西,却有些发愣。“可我没有儿子!”女邻居惊呆了,她很快道歉了很久,说:“真的很抱歉。昨晚,我听到一个小男孩在你家说话。我以为你有个儿子。我一定是听错了。”白文秀的头发竟然竖起来了。她突然想到了电脑上的屏保。这房子闹鬼吗?关上门,白文秀想了一下,拿着手提包走了出去。不,她必须迅速行动。找了两个中介,没有合适的房子。直到天黑,白文秀才疲惫地走回来。突然,她觉得自己又被跟踪了。蓦然回首,人流匆匆,看不到谁在跟着她。然而,白文秀却执拗地站着,头也不回。大约十分钟后,她突然打了个寒战。在离她十几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拿着棒棒糖的小男孩。他一动不动地看着白文秀,他在人流中根本不显眼。白文秀已经认出他就是屏保里的男孩。对,就是他!男孩睁大眼睛看着她,但仍然没有动。她走到男孩面前,蹲下来问道:“你是谁?你的家人呢?”男孩从嘴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我没有家。我想和你一起回家。”“不,你不能。”白文秀斩钉截铁地说:“你家一定有急事。再说,我根本不认识你。”小男孩低下头,看上去很失望。站了一会儿后,他向远处跑去。白文秀和你一起回家的时候,因为工作努力,被提拔了。现在,她更忙了。周末加班到12点,白文秀走出公司,停下来回家。奇怪的是,附近没有出租车。无奈,她只好边走边停。走到一条小巷,白文秀站住,这里是出租车的落客点。但是站了仅仅半分钟之后,她突然感觉到一阵风,突然回头,一辆黑色的车径直向她驶来。白文秀用手捂住脸,几乎感觉到车在接近她的皮肤。但就在这时,一双小手有力地抓住了她。白文秀歪着身子,倒在路边。汽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撞到了墙上。白文秀惊呆了。她站起来,感到双腿在颤抖。旁边,站着一个嘴里含着棒棒糖的男孩。她惊慌地看着男孩,但他平静地说:“走路要小心。”白文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机械地点头。男孩抬起小脸,认真地问:“你喜欢我吗?”白文秀嘴唇颤抖着说:“我喜欢,我很喜欢。”“那,我能和你一起回家吗?我想和你一起回家。”小男孩急切地问。

看着小男孩热切的眼神,白文秀分不清自己是不是活生生的人。看到她犹豫不决,男孩慢慢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纸板壳。这是一个小城堡,里面有三个恶棍。里面的反派栩栩如生,一个是白文秀,一个是男生,一个是奇人。“这就是你做的?你叫什么名字?”白文秀问。“是的,这是我做的,想送给你的礼物。你要我叫什么名字?”男孩问。白文秀愣住了。那天晚上,男孩坚持跟着白文秀回家。虽然白文秀心里忐忑不安,但她舍不得把这么小的男孩扔在街上。即使他不是一个真正的孩子,他毕竟救了她。男孩住在白文秀家。她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白。她去上班,宋啸一个人在家玩。白文秀几次问家人在哪里。宋啸一次又一次固执地说它就在这里。说实话,白文秀已经爱上了这个可爱的男孩。当她下班回家时,宋啸马上过来打她的腿。白文秀一直患有轻度抑郁症。当她看到她在吃药时,宋啸立即给她拿了水。半夜,白文秀在噩梦中醒来,耳边传来小宋的声音:“别怕,别怕,我在这里。”

本文由鬼妹妹故事网( /)发布,不代表鬼妹妹故事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