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

  • 理发店的怪异事件

    理发店的怪异事件钟哲走进这家理发店,是因为熟悉的名字:绥远。这家商店位于一条偏僻的小巷里,设施很差。商店空无一人,除了两个正在烫发的顾客,没有其他客人。“先生,您想理发吗?”店主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穿着碎花棉袄,低棉帽,高围巾,完全遮住了脸。哲点了点头,收起了雨伞。门外,秋雨越下越大。让椅子坐下,女人把一张白色海报放在钟哲面前,开始工作。钟哲

    2021-10-21 80
  • 题神秘故事之玉痴

    题神秘故事之玉痴谭家在安徽一个小县城定居近百年,也是一个大家庭。有100个亲戚和民族,遍布电力、航运、税收等行业。可以说是蒸蒸日上。轮到谭岑找工作了,但很难。虽然祖孙三代都在电力局工作,但中央出台新政策,取消事业单位职工子女世袭制。根据规定,他们必须有大专以上学历,然后通过认真的申请考试,才能参加工作。这对谭岑的父母来说是非常困难的。要说谭岑是个好孩子,那就是他不会读书。他从小就有摸弹珠、砸人

    2021-10-21 98
  • 失心症

    失心症这是一座终年积雪的山顶,到处都是苍白的。我已经躺在这里三十年了,我被这冰雪覆盖着。开始的时候还是觉得冷,都冷了,心也凉了。只是,现在我不觉得冷了。30年来,我已经习惯了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寒冷对我来说没什么。我的身体比这冰雪还冷。我一直在想象有一天这座山顶上的雪会融化。这样,我就可以走出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是

    2021-10-21 75
  • 灵魂永不消逝

    灵魂永不消逝编者按:这个故事充满了陌生感。人死了,还是有灵魂附体,灵魂在给别人指路,还在工作。可能是巧合,可能是幻觉,但这样奇怪的事情,却真的有人遇到了。-碑文。走过一条又黑又长的走廊,在尽头停下,用那把奇怪的黄铜钥匙打开奇怪的黄铜暗锁,我有些不安。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我的理智告诉我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我的理智无法控制我

    2021-10-21 107
  • 死亡人数

    死亡人数他走出电视台大楼的时候,心情异常沉重。刚才播出一则交通事故的新闻时,他一不小心把死亡人数由二十三人说成了二十四人。看来这下不但要受批评,还要罚钱。台里正在举行的先进个人评比更是打了水漂。他步行着,凉风习习。前面不远就是事发地点。他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去看一看。他加快了脚步。路上空无一人。突然,路边的一个什么东西动

    2021-10-21 104
  • 我的死亡

    我的死亡[导言]是的,我死了,当我跳下,画出一个不完美的弧线,重重地摔在地上;当我颤抖着站起来,回头看着那恐怖的肉体;当我瞳孔里的影像凝固了世界,我知道我已经死了。我擦去眼角的最后一滴泪,笑了起来,尽管笑比哭更难看。我知道我已经从这种状态中解脱出来了,和以前麻烦纠结

    2021-10-21 105
  • 母子鬼

    母子鬼五年前,徐洁怀孕九个月时,因醉酒被丈夫推搡,导致徐洁流产,甚至终身无法怀孕。肚子里的宝宝取出来的时候,已经死了。看着这个没有生命的人形孩子,徐洁满心悲愤,却又无可奈何。她只怪自己嫁错了丈夫,跟错了人!徐洁流产后不久,丈夫就死于车祸。从那以后,徐杰一直独自生活。一天晚上,徐杰加班回来

    2021-10-21 105
  • 不同网络中的爱情

    不同网络中的爱情1.电脑里的眼睛。因为不喜欢学校宿舍的臭气熏天的气氛,袁林在郊区租了一套公寓的小阁楼。虽然不大,但是一个人住很好,遇到小姑娘也方便。袁林一直过得很幸福。然而,最近由于通信公司的设备故障,他切

    2021-10-21 123
  • 夜晚的幽灵

    夜晚的幽灵最近,赵子杰经常加班,有时甚至加班到零。他很不情愿,不是太累,而是他有一个说不出的秘密。在回家的路上,他会经过一个墓地,更不用说晚上路过那里,有时候甚至是白天,会让人觉得有些害怕。碰巧一路没出过远门的同事,每次晚上走路回家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住在那里。最近他发现那里又添了一个新坟,离马路比较近。在余光中,他总觉得奇怪,好像有人

    2021-10-21 130
  • 女性绞刑

    女性绞刑从前,我听过鬼故事。当时我只是害怕,以为只是刺激肾上腺素分泌的东西。但听了半年多南来北往的饮茶人讲的鬼故事,我就不那么想了。序我叫穆,女,年龄不方便透露,是个轻熟女。半年前,我的正式职业是“坐在家里”,——什么也写不出来。其实在几年前,我可以算得上是文笔很快的人,但是半年前,我已经完全精疲力竭了。

    2021-10-21 59
  • 门外的脚印

    门外的脚印打开电脑,伴随着内置扬声器的低沉声音,我有些激动地看着wiN98启动,跳出了熟悉的蓝天白云画面。我已经一个星期没上网了。我几乎没有看图片,我的人熟悉而流畅地点击。进入拨号,然后,听到很老的33.6k猫发出像呼唤春天的声音,然后打开浏览器。我使用FoXmaiL的邮件接收软件。平时上网,只是接收和阅读新闻,偶尔半夜没人的时候还会访问免费的色情网站

    2021-10-21 103
  • 粉红骷髅

    粉红骷髅王子杰整理了一下花费近2万元的西装,兴高采烈地走进了公司大楼顶楼的总经理办公室。我不知道我等了多久,但王子杰没有等到他真正成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也许是天意。公司的原负责人一个月前死于心脏病。作为二把手副总经理,他自然是高人一等。王子杰有点奇怪。s的身体一直都极其

    2021-10-21 112
  • 雨巷

    雨巷Peak每天早上总是准时早起,这是一个合格上班族的必要条件,但在这样一个湿冷的早晨早起绝对是痛苦的。南方的雨总是来得很早。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过去几天的阴雨天让高峰感觉不到春天的喜悦。他是北方人,总是喜欢家乡无尘

    2021-10-21 55
  • 空调中的眼睛

    空调中的眼睛[文字/林翼张一鸣/短片鬼故事]我真的受不了这个月无休止的加班。虽然我们的店位于这个臃肿的城市,我们可以避免强大,但由于某种原因,我们的生意总是很胖,我们加班只是为了等客户来我们家。即使路过的人用眼角的余光看,也可能改变我长期加班的命运

    2021-10-21 63
  • 童玲回归

    童玲回归在一个小县城,我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包括我的父亲王鹏,我的母亲阿琳和我可爱的儿子贝贝。每天早上,爸爸开心地出去工作,妈妈在家做家务照顾可爱的儿子。贝贝四岁,胖乎乎的脑袋,胖乎乎的手,很有魅力。天气很热,所以我妈妈像往常一样在家工作。贝贝没有去上学,因为幼儿园有暑假。她穿着小背心和短裤,一个人在院子里玩耍,用胖乎乎的手摆弄着地上的

    2021-10-21 98
  • 不死族的悔恨

    不死族的悔恨编者按:作弊就像玩火。第一,珍惜自己的家庭,珍惜自己的家庭,不要让一个好的家庭毁了。故事警醒有教育意义,还不错!这是根据发生在我们城市的真实事件改编的。恍惚中,感情和欲望只觉得自己飘了起来,飘离了窒息的黑暗之地,飘向虚幻的空气。他们试图抓住对方,

    2021-10-21 118
  • 棺材里有人

    棺材里有人“妈妈,我好无聊.妈妈,过来让我出去.妈妈……”“两个宝宝!”躺在床上,刘伯承突然坐了起来,喘着粗气。坐在炕沿上的吓了一跳。她看着刘婆,刘婆脸色苍白,额头满是冷汗。她擦了擦眼泪,抽泣着安慰她:“妈妈,二哥,他已经把自己埋在坟墓里了,这几天你也累了。躺下好好休息。”这时,刘婆眼神呆滞,嘴里喃喃重复着:“两个婴儿.两个婴儿.他还活着,他还活着!”这一天是刘伯

    2021-10-21 70
  • 猫尸

    猫尸农村几乎每个家庭都养猫是为了捉老鼠。老鼠在收获季节受的苦最大,这也是猫发挥大作用的原因。但是当猫发情的时候,是猫的声音让人失眠。二狗也有猫,是黑猫,叫黑子。二狗是村里的无赖,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他二十多岁。他不想娶媳妇,过平静的生活,也不做农活。他还玩弄新媳妇,对女方说一些脏话。他被父亲赶出家门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当他被赶出家门时,他溜达到了县城。县城

    2021-10-21 107
  • 拒绝死亡

    拒绝死亡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了。在车站,我看到很多人抱着奇怪的东西蹲在他们的肩膀上:他们有尖角和细尾巴,有点像猴子,但他们绝对不是猴子。很奇怪,更奇怪的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很平静,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当一辆汽车突然撞上一群被“黑猴子”蹲在肩膀上的人时,我很惊讶.在这一点上,傻瓜应该明白。那个可怕的阴影是死亡的前

    2021-10-21 59
  • 裸体婴儿雕像

    裸体婴儿雕像在湘西一个古老的县城里,北关城隍庙前是每月初一的庙会。至于它是什么时候起源的,连老人都记不清了。从小我就喜欢赶庙会。当时城隍庙前有各种小吃。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垂涎的油炸臭豆腐的味道,这种味道永远留在了

    2021-10-21 96
  • 小心红线

    小心红线我给你婚姻。如今,谭晓蕾完全不想活了。从18岁开始,他的爱情就没有成功过。第一个女朋友跟别人跑了;第二个女朋友认为他没有男子气概;第三个女朋友说他学历太低.每次分手,他都用“我的缘分还没到”来安慰自己。然而今天,他最喜欢的一个女孩又和自己分手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他觉得自己注定要一个人生活,于是想到了

    2021-10-21 131
  • 鬼故事_5

    鬼故事挤进午夜,月亮又黑又有风,十三中门窗上锁“什么时候……”十二点整。在这样的夜晚,即使是最勇敢的人在户外行走时也必须立正。然而,就在这时,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2)五班门上的锁“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在这寂静无人的走廊里,令人不寒而栗。一个黑衣女人慢慢走进房间。她是谁?

    2021-10-21 53
  • 幽灵公司

    幽灵公司传闻吉隆波区某楼某层曾经闹鬼,非常凶。许多法师被邀请去尝试压制这些恶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租这层楼当办公室。很久以前就发生了怪事,老一辈应该还有些印象。当时的情况只是包围了大楼,并没有蔓延到其他地区。只要你不踏进大楼,你就不会遇到任何奇怪的事情。当时,一个叫莹莹的女孩在地板上的一家公司做秘书。莹莹刚满18岁,完成五中考试后幸运

    2021-10-21 119
  • 欲望的囚徒

    欲望的囚徒面目全非的生活。我觉得我的生活完全乱了套。当我醒来时,有一个陌生的女人躺在我身边。我们靠得很近,依偎在一起。“你是谁?”我震惊地坐了起来,问道。女人摸了摸我的额头,生气地说:“笨蛋!除了你妻子,我还能是谁?你宿醉了吗?”我突然睁大

    2021-10-21 70
  • 也(美学版)

    也(美学版)绿灯。古代寺庙。我坐在大厅前的蒲团上,淡淡地念着我的愿望。我在等。在等人。我想把他的东西还给他。为了这个我已经等了几百年了。我知道他肯定会来。在这几百年里,我唯一想出来的是,我一定会再见到他。在这浩瀚时光的长河中,我们又有了另一个交错。这个交错的地方就是这座古庙。这座古庙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在我来这里之前,住着几百个比丘尼。然而,我来了之后,他们都相继离开了。我给他们讲佛,是我自己悟出

    2021-10-21 145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