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乡村鬼故事

意外


意外

最近,张桥的心情一直很好。总公司透露的消息,张桥所在的分公司,再过几个月,现任经理就要退休了,目前,只有资格接任经理一职的,除了张桥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选了。

这几天,张桥一进办公室,他的伙计们马上冲上来,一边帮他泡一杯绿茶,一边说:“张哥,请快坐”。就连那两个平时眼睛比顶高的美女销售员也看到了张巧,她们也把玲珑的身子向他靠过来。这让张桥很受用。俗话说,人在每一个开心的场合都是开心的,他在办公室一整天都是乐呵呵的。

然而,上周五一切都变了。

那天,当他起床时,他心情很好,吹着口哨,刷牙。前一天晚上,他梦见自己接任了分公司经理的职位。下午,他被邀请和一个帮手一起吃大餐。晚上,他和两个漂亮的推销员做爱,去了巫山。

当我醒来时,一切都化为乌有。但张桥的心情依然很好,因为他知道,再过几个月,这一切大概都会成为现实。

开车去公司,当张桥走进办公室时,他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似乎每个人都在偷偷看着他,有时他还会藏着笑容。每当张桥遇到四眼同事时,同事们都赶紧避开他的目光,这很奇怪。

张桥纳闷地走进自己的单间,关上了玻璃隔断墙的百叶窗,然后打开了一个小缝隙。他看见两个漂亮的推销员面带坏笑地戳着他的单间。

到底发生了什么?张桥很不解。

回到座位上,不到一分钟,电话响了,是现任经理赵打来的。赵已经60岁了,没有头发了。人属于典型的老奸巨滑的范畴。赵JVG要求张桥立即去他的办公室。

张桥的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他猜到赵是找他,这一定和办公室里的不同气氛有关。

的确,他没有猜错。一进赵图子的办公室,赵图子就打开电脑,指着一封邮件说:“张桥,你看一下。今天早上,分公司的每个员工都收到了这封邮件。”他认真地补充道:“也许连总公司的人都收到了。”

邮件地址好奇怪,连标题都没有。张桥有些疑惑,但他点开了这封不知从何而来的邮件。

邮件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个网址。从地址来看,应该是网上最热门的天涯社区的一个帖子。张桥经常在天涯社区闲逛。他最喜欢的一个板块是《莲花故事》,里面包含了无数的恐怖小说和鬼故事,还有无数最喜欢的恐怖小说作家,比如李西闽、蔡骏、阿糖、莲花、庄秦.

“打开看看。”赵对说道。

张桥犹豫了一下。他隐约觉得天涯社区发的这个帖子肯定会和他有关系。然而,他只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打开了这个网页。

正如他想象的那样,这个帖子被贴在了莲花的故事里。标题震撼,叫《我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他!!!!!》,最后几个感叹号震撼。帖子的id是一系列没有意义的英文字母,张桥对这个id没有印象。

其实这个帖子的内容并不稀奇。这和一部韩日肥皂剧的桥段已经蔓延到大街上没有太大区别。无非是一个女人受了男人的花言巧语,愿意把她送上附有金钱的身体。最后,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残忍地抛弃了她,让她身无分文。然而,唯一不同的是,发帖的女人在帖子的最后说了一句话:

“我绝望了,我决定离开这个冰冷的世界!我要当女鬼!听说女鬼的力量是无穷的。现实生活中,我无法报复他。我想变成鬼!做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他!在这里,我诅咒了他一千遍。张桥应该明明白白地说这一点!张桥应该明明白白地说这一点!张桥应该明明白白地说这一点!张桥应该明明白白地说这一点!张桥应该明明白白地说这一点……”

帖子后面,发帖的女人真的贴了张桥的罪这几个字应该明明白白说一千遍。

一千个字,排成一排,密密麻麻,屏幕上全是张桥的名字,就像垂死的蚂蚁。

张桥见此,揉了揉眼睛,委屈地说:“跟我有什么关系?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我也不是帖子里提到的张桥。”

“你继续往下看。”赵笑着对说道。

张桥稍微拉下了帖子的滚动条。发帖的网友很多,一部分是想劝发帖的女人不要自杀,一部分是谴责忘恩负义的男人。

后面,几个电脑黑客进来了。他们贴了一个女人的id和注册的电子邮件地址,去了她加密的在线日记,破解了密码,发现里面有很多文章。

网志里的文章是一年前写的,从最开始的恶心,到后来面对没心没肺的男朋友没心没肺的感情时的心酸,心理斗争非常细腻,充满感情。张桥看着看着,心里酸酸的,一滴眼泪不自觉的盈满了眼眶。

最后,电脑黑客在该女子的网络日记中发现了一些照片。所有的照片都是和一男一女一起拍的,但是都是在室内拍的。从光线来看,这些照片是在夜间拍摄的。黑客也在天涯社区的莲花故事里把这些照片发到这个帖子里。

一看到这些照片,张桥就傻了眼。

照片上的男人是他,而另一个女人是一个他甚至不认识的女人!

接下来,有网友在帖子中立即指出,照片中他认识张桥,还举报了他的城市和工作地点,甚至还透露了他的办公室电话和更多张桥的照片,一张接一张。

张桥惊呆了。他哆嗦着说:“我根本不认识照片上的那个女人.一切都结束了。

全是在陷害我!”

赵秃子叹了一口气,说:“小张啊,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肯定是相信你的。我也觉得是有人想陷害你,不想让你接替我这个经理的位置。不过呢,几天一早,我们办公室的电话几乎被那些网友打爆了,他们全在电话里骂你,那些语言可真叫不堪入耳……不得已,我都让人把电话线给拔掉了……”

“真是对不起,没想到给公司惹来这么多的麻烦。”张乔搓着手说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栽进了这莫名其妙的祸事里,这真是一场没有来由的无妄之灾。

张乔还想解释,但赵秃子腰间的手机突然之间铃声大作。他看了一下来电号码,连忙说:“哎呀,是总公司的周董打来的。”

张乔脸上一片黯然,他默默退出了赵秃子的办公室。周董是美籍华人,与大部分的美国人一样,他最重视的就是公司成员的家庭理念与伦理观。要是网上的事被周董知道了,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乱子。

果然,越不想发生的事,越容易缠到他的身上。过了一会儿,张乔再次被赵秃子叫进办公室。赵秃子摊开手,貌似无奈地说:“小张啊,刚才周董在电话里说,总公司也遭遇到网友的电话冲击浪潮,严重影响了总公司的正常运作。周董的意思是……希望你先暂停工作,先把生活上的事处理好再说。”

张乔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然后说:“赵哥,你要我处理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照片上的女人,你要我怎么办啊?”

“唉……”赵秃子爱莫能助地答道,“我都说了,这是周董的意思,我也没办法。”

在公司成员们幸灾乐祸的眼神中,张乔默然将办公桌上的东西装进一只纸箱里,孤独地下了楼。在地下停车场,他钻进自己的小车,心灰意懒地倚在真皮靠椅上,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他想不通,不知道自己把哪路神仙惹到了,竟摊到这么一件破事。那个发帖的女人是谁?那些找出照片的网络黑客又是谁?那些合影是哪里来的?

冷静,冷静。他对自己说。

想到那些合影,张乔突然心中一振。他确信自己从来没见过照片中的女人。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些照片一定是伪造的。张乔知道,现在的电脑图片处理技术很是成熟,据说做出一张惟妙惟肖的电脑合成图,对于行家来说,只是几分钟的事。

很明显,有人制造了这些图片,然后发到网上,目的就是要搞臭他张乔的名声,让他升不了职。

什么人会对自己有如此大的仇恨啊?张乔自认自己处事八面玲珑,从来没得罪公司里任何一个同事。

而且那个发帖的人还在网络上制作了一个网络日志,竟然是从一年前就开始写了。这说明那个隐匿在暗处,想要给张乔致命一击的人,早已处心积虑了很长的时间。

张乔忽然感觉,自己被笼罩在一张看不见的网中。他感觉有些无法呼吸了。

不过,张乔也意识到了一点,只要他证实那些合影全是伪造的电脑合成图,就足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与无辜。

想通了这一点,他踩了一脚油门,轿车飞快地驶出了地下停车场。

半个小时后,张乔将车停在了李璐家外。李璐是张乔的表弟,他曾经是一名警察,半年前辞职开了一家商务调查社。所谓的商务调查社,其实就是私家侦探社的书面称谓。

李璐看上去并不想个警察,相反,他戴了一副金丝眼镜,温文尔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他听完张乔的叙述后,首先感觉是不可思议,接着他就忙活了起来。

打开天涯社区莲蓬鬼话里的那张帖子,李璐把那几张合影的图片先下载到自己的电脑里,然后放大到几百倍后,仔细观察起来。

良久,李璐关掉了图片浏览器。

“表弟,你有什么发现?这些图片伪造的痕迹你看出来了吗?”张乔忙不迭地问道。

李璐叹了一口气,说:“表哥,经过我的分析,我只能说,要么是这些图片全是真的,要么就是伪造图片的人手段太高明,连我这个专业人士都看不出来。”

听了这话,张乔颓然倒在沙发上,说不出一句话来。

随后,李璐又将图片转发给了几个做图片设计处理的高手,但他们反馈回来的消息全都一样——图片绝对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全部真实无误!

“我的天!我绝对不认识照片上的那个女人!我发誓!”张乔觉得自己就快要疯了。

李璐苦笑道:“可是,表哥,你又怎么解释这些照片呢?我已经鉴定确认,照片绝对没有经过任何合成处理。”

张乔像个疯子一样,蓦地掏出身上所有的钱,扔给了李璐,大声说:“你不是私家侦探吗?那我现在就委托你,尽快找到照片上的这个女人!”

李璐去寻找那个神秘女人的线索去了,张乔只好闷闷不乐回到家中。

对于张乔来说,今天的遭遇无异于一场飞来横祸。平时在家里,他都是看看电视上上网,可现在他再也没有上网的兴趣,也提不起精神看电视,所以干脆冲了个凉,连饭都没吃,就趴在床上睡起了觉。

这一觉睡得真是天昏地暗,直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张乔才沉沉醒了过来。

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李璐打来的。张乔赶紧拨通了表弟的手机,电话很快就通了。李璐在电话对面,大声埋怨道:“哥,你是这么了?我昨天夜里给你打电话,可老是没人接。”

张乔连忙解释:“一定是我昨天太累了,睡得太沉,没听到……”

“我打你的手机,没人接。打座机,还是没人接。我后来还跑到你家,又是敲门又是踢门,可你还是没开门!”李璐的声音里,充满了怨气。

“唉……真是对不起,昨天晚上我真没听见。表弟,你找我这么急,是不是找到了那个女人的线索?”

“嗯,我们见面谈吧。我马上到你家里来。”李璐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一个小时后,李璐赶到了张乔家。他告诉张乔,他已经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了,她叫吴丽,自由撰稿人,以写一些缠绵的小资爱情小说换取稿费为生,住在城郊的一个花园小区里。虽然知道了吴丽住哪里,但李璐却并没有见到她。

李璐找到吴丽的下落,其实并没有花太大的力气。虽然网络浩瀚,但他认定了这个女人一定是本城的人,所以他只是把那几张合影照片转发到了本地QQ群里,询问有没有人认识照片里的女人。QQ里的朋友又帮忙转发到其他QQ群里,一传十、十传百,仅仅一个白天,这张照片就发遍了几乎所有的本地QQ群。

晚上的时候,李璐终于从一个杂志编辑那里得到了反馈消息。那个杂志编辑曾经在一次文学青年的聚会里见过吴丽,然后通过这条线索,李璐在吴丽发表文章的杂志那里得到了寄发稿费的地址。

昨天夜里,李璐本来想叫张乔与他一起去城郊的花园小区探访一番,可是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张乔,于是他只好一个人去了一趟城郊。很遗憾,他找到吴丽住的那间房,敲了很久门,都没人开门。李璐找到了小区保安,保安说吴丽的确就住在那间房里,不过已经几天没看到她出入了。

李璐拿出了网络上的那张合影照,给小区保安看了看。保安看完照片后,立刻说道:“这个男人不就是吴丽的男朋友吗?他叫张乔,每次来都是半夜三更,总叫我帮他打开小区的铁门,所以我对他很有印象。”

听完保安的话,李璐觉得没有必要再追查下去了。他感觉自己受了张乔的骗,浪费一大把宝贵的时间去调查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所以天亮后,一接到张乔的电话,他就怒不可遏地赶到张乔家兴师问罪。

张乔听得一头雾水,他赌咒发誓地说:“李璐,难道你不相信自己的表哥吗?我已经发过誓了,我绝对不认识那个女人!”

李璐将信将疑地看着张乔,喃喃地说:“难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男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吗?难道你有个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而且名字还和你一样?”

张乔也想到了这一点,赶紧挂了个电话给住在老家的母亲。不过,母亲却斩钉截铁地答道,她只有张乔这么一个儿子,根本没有什么孪生兄弟一说。

挂掉电话,张乔无奈得说:“李璐,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是无辜的!”

“好吧,我先信你一次……我们一起去花园小区吧,看能不能遇到吴丽。我们最好当面问清楚这些事。”李璐也只好这么说了。

正当他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张乔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竟是赵秃子。

“张乔,快打开电脑!昨天夜里,那个发帖子的女人又出现了。她只在帖子里说了一件事:她叫吴丽,她还是要自杀!”赵秃子在电话里急促地说道。

张乔赶紧打开电脑,在开电脑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调制器闪着绿灯,竟然是开着的。张乔记得自己上次用电脑的时候是大前天的夜里,当时外面正在打雷,他担心雷击会毁坏电脑,所以关电脑的时候特意检查了一遍,机箱显示器调制器都是关好了的。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突然间,张乔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我不是自杀了吗?我在自杀前,还在天涯社区发了一封遗书!怎么我现在还活着?你们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他挣扎着想从病床说跳下来。

护士连忙给张乔注射了一针,张乔缓缓睡了过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璐觉得自己彻底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诧异地询问医生。

医生满含深意地望了李璐一眼后,说:“这是典型的精神分裂。在张乔的大脑里,拥有三个独立的人格体系——你的表哥张乔,作家张乔与吴丽。”

“我不明白……”

医生解释道:“精神分裂,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精神疾病。在患者的脑内,会产生几种各不相同的人格体系。当其中一种人格体系占据他的大脑时,他就会代入这种人格的特征。比如现在代入的是作家张乔,他就会认为自己是作家,夜晚在电脑上写出漂亮的文章。但是如果现在代入的是你表哥张乔的人格体系,那么他就会去贸易公司上班,为了分公司经理的职位而奋斗。据我分析,你表哥一直白天是贸易公司职员,夜晚则成了作家。两套人格体系相互独立,各不相扰,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也就是说,当他白天是公司职员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在夜晚是个作家,并且与吴丽交往。而当他在夜晚是一个作家的时候,并不知道白天自己是个公司白领。”

“你的意思是,张乔其实从来都不休息,当他以为自己在睡觉的时候,其实是另一套人格体系在运转?”李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医生点了点头:“这种情况我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非常值得研究。”

“那么吴丽的人格呢?吴丽是个真实存在的人啊!”李璐又问道。

医生笑了:“这才是最值得研究的课题。吴丽的人格,是在吴丽自杀之后,才移植到张乔的大脑内。张乔的大脑意志非常薄弱,很容易被企图强烈的外来人格所侵占。当他看到吴丽自杀后的尸体后,立刻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我猜吴丽的怨气一定很重,所以她的人格才这么容易地侵占了张乔的大脑。”

“怨气?”李璐长大了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医生微笑着点了点头。

“真是不可思议……”李璐叹了一口气,问,“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医生笑着说:“我认为,把他留在医院里,供我们进行研究,是他最好的出路。”

李璐不满地说道:“那这和把他关押起来,剥夺他的自由,有什么样的区别呢?我绝对不同意!”

医生耸了耸肩膀,说:“那好吧,你把他带走。但是你怎么向他解释,其实他以前一直是两个人,而现在变成了三个人。以后,说不定他还会变成很多很多人。你觉得,他能接受这样的解释吗?说不定……他以后的问题就不仅仅是精神分裂了,而是躁狂、抑郁、自杀癖、伤人癖……”

看着李璐的沉思,医生冷冷地说:“你自己考虑吧。”

李璐愣愣地站在医生办公室里,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医生走进了病房里,与张乔呆在一起,久久没有出来。

张乔在病房中,幽幽醒了过来。他望着白茫茫的天花板,突然间呲牙咧嘴,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他坐了起来,瞪大眼睛,眼珠几乎要从眼眶里凸落出来。他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我是医生,我是医生!我是医生!我是医生!”

Introduce:The closest period of time, zhang Qiao's mood is very good all the time. Head office showed an information fully, the branch that Zhang Qiao is in, spend a few months again, currently hold the post ofa manager to have to retire, only is at present qualified of replace director position, also do not search to give the 2nd person selected again besides Zhang Qiao. These days, want Zhang Qiao to walk into the office only, at hand helps a boy can rush immediately then, saying at the same time in the mouth " Zhang Ge, sit quickly please " , it is good to help his bubble at the same time a cup of green tea. With respect to the two belles clerk that prep above of the eye when Lian Ping carries on the head, saw Zhang Qiao, also finish exquisite showing body relies on to come over toward his body continuously. This lets Zhang Qiao is benefit from very, feel well of drive of thing of alleged person Feng Xi, he also is buoyant all the day is in in the office. Nevertheless, all change, happen in last chapel 5. That day, when he gets up, the humor is very good still, blowing whistle at the same time, brushing a tooth at the same time. Advanced a night, he dreams of himself to add take over a job the position of branch manager, a gang at hand asked him to eat big food afternoon, he is mixed in night two belles clerk spends making love in all, go to Wu Shan together. When the dream wakes, everything come to naught. But Zhang Qiao mood is very good still, because he knows, spend a few months again, all these can become reality probably. Drive come to a company, zhang Qiao walks into the office, feel atmosphere is something wrong strong. It seems that everybody is in look him up and down secretly, still often cloak is worn titter. Every time Zhang Qiao and colleague 4 eye butt joint when, work in the same placing keep away from hurriedly his look, it is weird very. Zhang Qiao accept walks into his cell frowzily, pull the shutter of vitreous partition, poke a small aperture next, see two belles clerk is pointing to to his cell point to stamp, all over the face bad laugh. What job to give after all? Zhang Qiao some indissoluble. Return a seat to go up, be less than a minute, phone bell rang, currently hold the post ofmanager Zhao baldicoot to be hit. Zhao baldicoot is sexagenarian, the hair drops not remnant, the person belongs to a kind that of typical a crafty old scoundrel, zhao baldicoot lets Zhang Qiao go to his office immediately. There is some of faint uneasiness in Zhang Qiao's heart, he guesses, zhao baldicoot looks for him, differ with the office certainly before atmosphere is concerned. Really, he does not have a bad shot. Took the office of Zhao baldicoot, zhao baldicoot opens computer, pointing to an email, say: "Zhang Qiao, you look. This morning, every employee of the branch received this to seal mail. " ground of his sincere words and earnest wishes complemented, "The person that perhaps joins head office also was received. " the address that sends mail is very unfamiliar, do not have even caption. Zhang Qiao is a little interrogative, but he or dot opened this not to know from why and the email that come

本文由鬼妹妹故事网( /)发布,不代表鬼妹妹故事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