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乡村鬼故事

木桶中的尸体


木桶中的尸体

1.辨认尸体。

正在上班的孙国民突然接到市刑警大队的电话,说他的妻子宋歌可能已经被杀了,要他赶紧来派出所。

孙国民没有时间考虑这件事,很快就赶到了警察局。市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老张很有礼貌地向他解释道:“因为死者身上的手机卡是用你妻子的身份证办理的,死者没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我们只好请你来了。”

当孙国民看到尸体时,整个人都惊呆了。是的,我是陈。即使几年没见过,他一眼就能认出来。

老张见孙国民脸色不对,连忙问道:“这是你妻子吗?”孙国民否认,问老张是怎么死的。

老张解释说:“死者是在自己的浴缸里溺死的。现在不排除他杀的可能。”孙国民不明白的是陈丽莎是如何在浴缸里溺死的。

当带着疑惑离开派出所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女记者上前问道:“我知道你是孙爸爸的儿子。你知道今天死者的身份吗?”孙国民突然听到老孙曼这个称呼顿时浑身哆嗦了一下,二话没说跌跌撞撞地走了。

当回到家时,他有点难过,因为很久没有人告诉他关于孙爸爸的事情了。

已故的孙爷爷是的养父。孙爷爷去世后,他所有的财产都由继承。现在孙国民是一个千万富翁。

但是如此富有的孙国民仍然觉得他的生活不尽如人意。看着睡在身边的,他不禁想起了五年前遇见陈的那一幕。

当时,陈还是一个小记者,有一定的职业。他们两个在城里相爱,受到朋友的青睐。但是陈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陈是怎么淹死的?陈的手机卡为什么用的身份证?

第二天,打着领带来到陈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保留着她家的备用钥匙。

上楼后,孙国民发现房子里的陈设和五年前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研究。书房里有一整面墙都是他和宋歌的照片,都是偷拍的。她为什么要秘密调查自己?

正当孙国民发呆的时候,门突然被踢开了,几个警察把他推倒在地上。副总老张问:“你不认识陈?”有些恍惚的孙国民被百发百中,最后被警察带走的一塌糊涂。

当他到达警察局接受审问时,孙国民如实地解释了这两个曾经是恋人的男人之间的关系。他多次向警方强调,他没有说他害怕妻子的歌曲。他已经五年没有和陈联系了。

警方告诉,陈生前最后一条信息是发给他的,只有一句话:“国民,我真的很后悔!”

警方没有从孙国民的手机中找到这条短信,但根据通讯公司的记录,这条短信确实是孙国民收到的,应该已经被删除了。警方最终证实,这条短信被宋歌删除了,他认为这是那种想勾引丈夫的女人。

这时,老张突然问道,“你知道陈为什么说这句话吗?她后悔什么?”

孙国民一听,汗流浃背,说不清楚。老张一字一句地说:“那是陈最后一条短信。她应该确信你能理解。你重新思考是非常重要的。”

孙国民不停地摇头,老张却无奈地叹了口气。

虽然警方不相信孙国民的故事,但他们没有证据,所以他们不得不释放孙国民。

在派出所门口再次见到了这位前女记者,记者再次问起了孙爸爸。孙国民感到一阵剧痛。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歇斯底里地冲她喊:“别说我爸了。已经五年了。你不累吗?”然后他发疯似的跑了。

陈出事后,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种预感非常强烈。回到家,孙国民似乎病得很重,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

早上迷迷糊糊的,他听到妻子给自己请病假,然后宋歌就去上班了。昏昏沉沉的孙国民只觉得自己睡不着觉,仿佛他会一直被那些噩梦所困扰。

2.陷入困境的

当孙国民再次睁开眼睛时,他被刺骨的冷水包围着。惊慌失措的孙国民看到了他周围的黑暗。他发现自己被锁在一个大木桶里。木桶的高度刚好在他的头顶,周围是齐腰深的水。孙国民绝望地喊道,但只听到他压抑的声音。

瞬间明白了陈是怎么死的。震惊让他疯狂。他在桶里拼命挣扎,但没用。

原来,陈终于提醒了自己,但她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危险。当孙国民平静下来后,他立即想到了应该如何脱身。首先,他发现头上的一块木板松了,于是他想尽办法去砸木板,希望能把它敲开。

最后,他设法用手撬开了一块木板,半天后,孙国民高兴地伸出手去摸手机。

当他兴奋地报警时,发现外面开始喷水。也许他撞到木板时打破了水管。

突然,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孙国民兴奋地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要想活着出去,就让人准备300万。”

孙国民苦苦哀求,“我不能在这里给你。我妻子不知道我的银行账户,更不用说我的密码了。这样,你先放我出去,我马上就可以给你钱。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你的个性。

不值钱,听着,现在就打电话给你老婆,让她准备好钱,之后听我消息。总之我明天看不到钱,你就等死吧!我决不会让你像现在这么舒服的。”那人说完就立刻挂了电话。

孙国民挂了电话立刻报警,当说明了一切情况之后,对方寻问他在哪里,孙国民却傻眼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儿。110的指挥中心很重视,表示需要报告上级领导,随后让他等消息。

孙国民又给宋歌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被绑架了,让她准备三百万,他听出了电话那边宋歌犹豫的声音,随后宋歌敷衍他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孙国民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他想起来那时,绑匪也是要三百万,他也同样迟疑了。这算不算报应?突然他又想到了陈丽沙,或许是有人回来报复吧?

孙国民一遍又一遍地打电话到110,结果接线员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警方正在研究解救办法。无助的孙国民终于明白,为什么绑匪让他拿着电话随便打了。

孙国民放声大哭,他已经感到了死神在一步步地逼近。

3.奇怪的死亡

突然,孙国民想到了一个人,就是之前负责陈丽沙案子的老张。老张知道孙国民此时的情况后,告诉孙国民。警方一定会全力营救他的。但要求孙国民必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他认为绑匪并不单纯地为了钱。

孙国民痛哭流涕地说出了当年他和陈丽沙的行径。

当时还是小记者的陈丽沙很想出名,就想到了报道白手起家、热衷于慈善事业的孙老爷子。

孙老爷子的事迹一经报道,立刻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尤其是他曾冒着生命危险,闯入大火中,救出一个奄奄一息的孩子。如果不是孙老爷子,那孩子早没命了。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因为报道,拥有千万资产的孙老爷子竟被犯罪分子盯上了。

孙老爷子被绑架之后,绑匪向孙国民索要三百万的现金,这时,孙国民犹豫了。他认为即使交了赎金,绑匪也未必会放过老爷子。而当时他的女朋友陈丽沙,依旧希望报道一件更加轰动的事。

刚好当时陈丽沙认识一对开养老院的母女,她们养老院有一个被儿女遗弃的老人,长期拖欠养老院的费用,这对母女正愁没办法解决呢。

就这样,各怀鬼胎的他们制定了一个令他们都满意的计划。

三天后,穷凶极恶的歹徒在知道拿不到赎金后,放了一把大火,孙老爷子在大火中面目全非,受了重伤。

陈丽沙在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件事,一时间电视上尽是孙老爷子被救出火场的感人画面。与此同时,养老院里的那个拖欠费用的老人也突然被家属接走了。

因为有家属孙国民的确认,所以没有入去怀疑在大火中变得面目全非的老人究竟是谁。

从火场救出的老人最终死在了医院里,此后陈丽沙一炮而红,孙国民如愿保住了三百万,从此再没有人追问孙老爷子的下落,这些人的麻烦都解决了。

至此,孙国民和陈丽沙谁也不愿再想起这件事,两人没多久就分道扬镳,从此再也没有了来往。

孙国民知道陈丽沙跟踪自己,一定是觉察到有人在对付她,陈丽沙怀疑是自己或是宋歌做的,所以她才会复制了宋歌的手机卡,五年前他就见识过她的本事。只是聪明的她也没想到,想对她不利的另有其人。

老张听完这些,只觉得骨头里透着冰冷,他尽量镇静地问孙国民:“还有什么人和你父亲关系特别好?或者最近有谁问过你关于孙老爷子的事?”

“你们局门前的那个记者问过我。”孙国民在电话里无力地说道。

老张没再问什么,而是告诉孙国民一定要坚持住。现在他想办法用卫星定位来查他所在位置。

4.谁来救救我

不一会儿,电话再次打来,是一个干练的女声:“你好,我是刑事侦查科的负责人,刚刚接到值班人员的紧急汇报,请你跟我详细地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孙国民再一次仔仔细细地交代了自己的情况,甚至包括当年那起绑架案。

那个女负责人听完后,说道:“你现在仔细回想一下,谁有绑架你的动机?”

“我爸帮过不少人,他们知道了真相都可能来找我算账!”孙国民边说边拼命地撞着头顶上的木板。

电话那端的女人说:“我们正在商量营救方案。你要做的就是保持清醒,坚持下去……”可就在她这句话还没说完时,孙国民猛地将头顶的木板撞开了大半。

随后孙国民头顶的水如同瓢泼大雨一般倾泻下来,孙国民对着电话撕心裂肺地大喊:“他是故意的!他就是让我全力撞开木板,同时把上面的水管撞裂!那个绑匪就是个变态,他是想淹死我!”

女人同时也大声地说道:“所以你必须跟我们配合,只有这样,你才可能活下来。现在你看看,能不能出来。”

此时,孙国民抓着木桶的边沿,拼尽全身的力气向上跃起,头却重重地撞在了坚硬的水泥顶棚上。

痛苦的孙国民借着手机的亮光,才发现这是一个被砌死的封闭空间,孙国民绝望得说不出一句话来,这里只比他所在的桶大那么一点点,就好像是为他潜心打造的坟墓一样。

在一片死寂之中,电话那端传来了声音:“你在封闭的空间里,有没有看到下水管?”

孙国民看着丝毫不见减少的水,知道底下根本没有下水管道,突然,他看到顶上一个小角落有一根排水管探出来。绑匪是准备在水注满整个空间之后,让水从那里流出去,那样就算孙国民在里面泡得腐烂,也不会被人发觉。

突然,孙国民反应过来,对着电话反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是封闭的?我从来没说过……”接着只听到电话那端一片寂静,孙国民终于明白,“你就是那个绑匪吧?你根本就没想过要放我出去!”

“你比陈丽沙聪明多了,不过我还要多谢陈丽沙,要不是她配了你们家的钥匙,我又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进入你家,用乙醚把你弄出来。你猜得没错,我就是绑架你的人,但真正送你进去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那人冷冷地对孙国民说着。

“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孙国民疯狂地大吼。

“你将你父亲丢弃在冷血的绑匪手里,有没有想过他遭受了什么?”那个女人有些颤抖地说着。

“……你究竟是谁?我不想到死都不知道你是谁。”

电话那边说道:“你见过我,在警局的门外。”孙国民想起来了,是那个女记者!而电话那边接着说道,“我就是当年的苗苗。”

孙国民记得,当年孙老爷子从火场里救出的那个小女娃就叫苗苗,他不知道这孩子这么多年依然和孙老爷子保持联系。半晌,孙国民才开口说道:你……你找到我爸了吗?他怎么样了?”

“你现在才想起来问,会不会太迟了!他被绑匪丢在深坑里,寒冬腊月,他被活活冻死了。人在长时间的低温下,会出现肺水肿,死的时候肺里充满了水,所以……”

苗苗还没说完,孙国民就哭着说:“所以你才设计了这个封闭的储水室,我也会被淹死吧?”他知道自己已经没希望了。

5.真相

孙国民绝望地挂了电话,可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接通后,传来老张急切的声音:“孙国民,你还活着吧?我们已经逮捕了这起案子的绑架犯,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赶来救你。”

孙国民难以置信地问道:“你真的是警方的人?”

老张无奈地说:“你不是去过警局找我吗?我们在陈丽沙的指甲里发现了一种进口防水涂料的成分,顺着这条线索才找到了苗丽英,就是当年的苗苗。她告诉了我们你的位置,我们马上去救你。”孙国民再次燃起了求生的希望。

不知又过了多久,孙国民终于等到了救命的电话铃再次响起。这时电话里传来一阵敲砸声,孙国民的头已经被水没过了。

电话因为进了水而夹杂着“噬噬”的声响,嘈杂中只听老张大声说道:“我们正在挖掘,你放心。已经快了,再坚持几分钟。”

孙国民已经没办法说话,水马上就要注满整个空间了。而电话那边的声音也越来越急,只听老张说道:“差不多了,马上就挖开了。”

随后,孙国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快点,已经看到木桶了。”

之后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他的神志渐渐模糊,冰冷的水开始涌进他的肺。在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父亲,此刻他真的后悔了。

而与此同时,在一座废弃大楼里,老张带着人在顶楼管道间里砸开了封死的水泥墙。可是他们没有看到孙国民,看到的却是一对已经死去很久的母女。

这对开养老院的母女,为了摆脱那个被家人遗弃的老人,硬是把他烧成重伤去冒充孙老爷子。以至于所有人都放弃了寻找真正的孙老爷子,从而间接害死了孙老爷子,所以苗苗没放过她们。

终究还是一个都没有放过,苗苗让所有参与害死孙老爷子的人都得到了报应。

审讯室里,老张背对着监控镜头,刚好挡住苗苗,苗苗两眼含泪,只用口形说了句:“谢谢!”

老张也同样用口形告诉她:“这是为孙老爷子做的。”

原来,老张也是孙老爷子资助过的孩子,他一直没放弃追查当年的案子,才最终使孙老爷子一案的真相水落石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老张完全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不知道孙老爷子如果泉下有知,他真会同意他们这么做吗?

Introduce:1. identifies the Sun Guomin that cadaver is going to work to receive the telephone call that city gumshoe group makes suddenly, saying is him song of wife the Song Dynasty is likely be murdered, let him come rapidly police station time. The Sun Guomin that has not enough time to think carefully hurries to a police station very quickly. Auxiliary group of city gumshoe group grows Laozhang to explain politely with him: "The mobile phone card that goes up because of the dead's body is handled with the Id of your madam, and the dead does not have any things that can prove its identity, so we are forced to asked you to come. " when Sun Guomin sees that has a body, whole person was stupefied, right, this is old Li Sha, calculate a few years to did not see, he also can recognize. Laozhang discovers Sun Guomin's expression is incorrect, ask hastily: "Is this your wife? " Sun Guomin absolutely deny, ask Laozhang how dead this individual is? Laozhang explains: "The dead is to drown die, die in the bath crock of own home. Do not eliminate the possibility of homicide now. " what Sun Guomin wants not to understand is, the bath crock that how can Chen Li be him home dene drowns die. Sun Guomin is taking doubt, just gave a police station, see before a female reporter goes up, ask: "I know you are grandson lord child son, do you know not to know today the identity of this dead? " Sun Guomin is heard suddenly grandson lord child this appellation immediately all over shiver, whats did not say to leave with respect to dodder along ground. Sun Guomin returns the home, appear a little disturbed, because already very long had carried with him without the person grandson lord child. Had died grandson lord child the foster father that is Sun Guomin, grandson lord child after dying, the belongings of his under one's name accedes by Sun Guomin. Sun Guomin also calculates multimillionaire now. So rich Sun Guomin feels he passes as before and can be inferior to meaning, look at the Song Ge that sleeps beside, he and the Chen Li encounters dene scene before can'ting help remembering 5 years. Chen Li is returned dene in those days is a young reporter, oneself also had certain facilities, appearance of two their male talented women, be valued by friends, how can take this one step, how can Chen Li drown dene? Why can Chen Li's sanded mobile phone card use Song Ge's Id to deal with? The following day, ground of a curious coincidence comes Sun Guomin to old Home Li Sha, so old past, he still is withholding her home however reserve the key. After going upstairs, before Sun Guomin discovers the display in house mixes 5 years exactly like, the place that differs exclusively is a study, there is one in the study is the photograph of oneself and Song Ge completely on full range wall, and pat secretly. Why should she investigate herself secretly? Be in a daze in Sun Guomin when, the door was opened by kick suddenly, a few polices press him, auxiliary group grows Laozhang to developing Sun Guomin to ask: "Are you not to know old Li Sha? " a little absentminded Sun Guomin is 100 Mo Bian, final

本文由鬼妹妹故事网( /)发布,不代表鬼妹妹故事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