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鬼故事

  • 吊脚楼里的鬼

    吊脚楼里的鬼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就忍不住感到毛骨悚然,浑身起鸡皮疙瘩。那是我小的时候,住在湘西的一个小镇上。我和我的朋友喜欢到处玩。这个城镇已经被我和我的朋友们玩遍了。这只是一个我们一直害怕去的地方。那是河边建的吊脚楼。那座吊脚楼早就没人住了,屋顶瓦片散落一地,门板早就腐败了。从外面看,里面很黑,很诡异。比我们大的孩子说那个吊脚楼里有吃火,一家五口被吊死在里面。害怕

    2021-10-21 81
  • 闹鬼

    闹鬼一个洗好澡的女人的样子是慵懒的,穿着又白又软的罩袍,留着长长的黑发。她慢慢地拿起一支香烟。“和你妻子谈得怎么样了?我等不及了。”她眯着眼睛,吐出一口烟,语气中有些不耐烦。“谈吧,别急,马上就走,估计两个月后我们就能结婚了……”黑暗中,一个肥胖的男人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默默地抽着烟。他的回答和他的表情一样平静,他可以看到他肥胖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

    2021-10-21 97
  • 荷塘水鬼

    荷塘水鬼这个故事一半是亲身经历,一半是耳闻。水鬼几乎是成年人小时候用来吓唬孩子不要玩水最常用的词。所以,我还是个旱鸭子。我们的地方建在洞庭湖周围,所以水面很大。这个地方是童年的天堂。不幸的是,当我回到大学时,我发现整个地区都变成了农田。我小的时候,我们队的房子排成一条线,挨着大堤,外面是资江。后面是农田,再往北是洞庭湖,前面是一个非常大的家庭圈养湖

    2021-10-21 104
  • 山路鬼

    山路鬼凌晨2点,淡淡的月光,半山腰崎岖的山路,被风吹动的树叶,阴冷潮湿的空气,道路两旁的古墓葬。在此期间,这条山路上事故频发,有传言说路过这条路的人会在凌晨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如果此时是你,你会在这样的地方吗?你不会的。但他会的。他坐在路边的一块岩石上,低着头,闭着眼睛,身上披着一件黑色

    2021-10-21 130
  • 三签名(一)

    三签名(一)我一大早就起床,穿好衣服,坐在商店里。兄弟们一言不发,来来往往,胖子过来问我:“要不要吃早饭?”我摇摇头,他离开了。走廊里,几个人小声说话,我听得很清楚。“还是那样吗?”“是的,我已经三天没吃没喝了。我该怎么办?”是黑子说:“真的不可能带他去医院打点滴!走,不要看热闹。”我站起来,房间里的每个人都看着我。“书呢?考试时间到了,我得看看。”我

    2021-10-21 119
  • 三千年魔域

    三千年魔域我的父亲是一个大地主,他最大的愿望是拥有很多很多的土地。他从来不喜欢我,因为我不能给他带来土地,我从出生起就被冷落了。那天晚上,一个黑人出现在我家。他自称是恶魔之子,能满足我父亲的愿望。他告诉我父亲,从明天开始,只要他在日落时分回到家里,他经过的所有土地都将属于他。如果

    2021-10-21 140
  • 来自死亡的呼唤

    来自死亡的呼唤如果你没有看到,你会自杀。罗燕在兴邦律师事务所担任助理。我入行的时候赶上了黄哥。说起黄戈,可是兴邦的王牌,三十多岁就成为业内知名人士,上法庭成功率高达90%以上。现在,请他上法庭的费用在全市都是无与伦比的。今天早上,罗燕正在茶水间煮咖啡,突然前台传来一阵争吵声。一个40岁的男人吵着要见黄哥。这个人看起来如此激动,以致于接待员根本无法阻止他。他在公室大厅里横冲直撞地喊道:“黄

    2021-10-21 104
  • 山村真实版-夜半惊魂2

    山村真实版-夜半惊魂2我的小学是在乡中心小学就读的,那时我是六年级,记得那年,那夜…记不得日期了,那天深夜,学校沸腾了,女生宿舍炸锅了,女生们都穿着睡衣站在寒风里,瑟瑟发抖,许多女生都吓的哭了起来,宿舍前的一排柳树也都夸张的摇摆着枝叶…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儿半夜想去上厕所

    2021-10-21 114
  • 芝麻女孩

    芝麻女孩这天午饭的时候,我和小王、大刘、老陈像往常一样去了公司外面的一家餐厅。当菜一个个端上来的时候,小王笑着问我们想不想听个故事。说到故事,我们的好奇心自然是不差的,所以大家都表示赞同,要求他快点讲出来。小王咳嗽了一声,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然后开始讲述。这是一个关于芝麻的恐怖故事,男孩从他的女朋友那里听到的。好像有一个女生很活跃,喜欢带身边的

    2021-10-21 52
  • 吃软饭的男人

    吃软饭的男人左志伟走出洗浴中心,神清气爽。这位按摩小姐太美了,为他提供舒适的服务。已经凌晨四点了,他要回家了。他想在洗浴中心过夜,但他父亲打电话给他,让他马上回家,说很紧急。到家后,他问父亲发生了什么事。他父亲神秘地指着墙角说:“你以为是谁?”左志伟看了看。没有人。他疑惑地说:“没有人。”爸爸小声说:“我看到了我的老

    2021-10-21 128
  • 新生儿

    新生儿我同学小时侯住在农村奶奶家,当时正好碰到家里有人生孩子。而照当地的规矩,生孩子时家里的男人和小孩子必须到屋外去,所以我同学也不例外地被赶了出去。一个人在门口大树下玩皮球~~玩着玩着,看见不远处有个光着身子的小孩急匆匆地奔了过来,在经过我同学身边的时候,她忽然

    2021-10-21 125
  • 米普的故事

    米普的故事当我把李铎介绍给雷洛,告诉她和计燕的关系时,奇怪的是她们一下子就成了好姐妹,而我几乎成了多余的人,或者说女人是水做的,很容易自然地混在一起。然而,李铎也必须准备他的毕业论文,但是他一有空就会经常来找我们。而且天气开始慢慢转凉,经常接到妈妈的电话。虽然有点唠叨,但还是很开心。今

    2021-10-21 114
  • 铂金项链

    铂金项链小云默默地站在椭圆镜前,看着梳妆台上的白金项链,不知是否要戴在脖子上。小云没想到丈夫这个时候会送她一条白金项链——两个人都知道自己的婚姻岌岌可危——而且各有所爱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小云知道这种形式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现在整个城市的爱情都被爱情取代了.为了减轻痛苦,挽救爱情,或者挽救爱情,小云以后会接待一位老太太。据说她是

    2021-10-21 67
  • 同居男友

    同居男友一个人活在世上,身边总有很多朋友、家人、同学、同事。有的人只在一起几天,有的人在一起几十年。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无论相处多少天,几十年,你对身边的每一个人了解多少?小惠和男友阿朗认识三个多月,感情很好。阿朗是个英俊的男人,温柔

    2021-10-21 86
  • 奇怪的镜子_0

    奇怪的镜子杨坐在角落里,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他来参加一个朋友的酒会,却发现大多数人都不认识他。正宗的酒,杨克强突然看到一个女孩端着果汁。她穿着黑色晚礼服,戴着深蓝色丝巾,看起来优雅端庄,美丽动人。杨认为她看起来很面熟,但她不记得在哪里见过她。

    2021-10-21 73
  • 隐藏的幽灵

    隐藏的幽灵一天过去了。今天,只有一个人来结婚,唯一的伴侣孟新出去约会了。他叹了口气,站起来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你要下班了吗?”臧鑫源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抬头一看,却发现桌边站着一个戴着墨镜的女孩,米色的连衣裙特别显眼。臧鑫源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有什么东西吗?”他生硬地问道。“我是来结婚的。

    2021-10-21 135
  • 猫的笑声

    猫的笑声在一个夏天的下午,空气中弥漫着甜橙般刺鼻的香味,阿塔抱着膝盖,坐在被风溅起水花、翩翩起舞的床单后面。太阳搔她的鼻子,让她想打喷嚏。婆婆把床单洗得那么干净,白色的床单闪闪发光。阿塔漫不经心地想。如果我这样坐着,会遇到爱丽丝的兔子吗?那只兔子,非常严肃,带着怀表和白手套。我对严肃的人很头疼

    2021-10-21 109
  • 露水情缘

    露水情缘每个火车站附近都有几家酒店,牌匾破旧,入口狭窄。从外面看像是破败的景观,但挂在门口的写着“酒店”二字的牌匾格外显眼,大红字似乎在流血。一个从火车上下来,方喝了一口,三天的颠簸终于结束了。在火车上,他从未真正睡着过。他一下火车,倦意袭来。他只想找个酒店好好睡一觉。背着巨大的行李,方畅走出了火车站。面对陌生的城市,他现在没有心情欣赏,而是习惯性地右转。走

    2021-10-21 122
  • 请锁门(前言)

    请锁门(前言)1以下是心理学家卡尔荣格的理论。自古以来,梦就控制着人类的潜意识。几千年过去了,人类仍然对梦感到困惑和难以理解。其实梦是人类的集体潜意识——全人类共享同一个潜意识;这个灵魂是由梦揭示的。然而,谈到西方神秘主义者,他们相信所谓的精神概念。当我们的身体沉睡时,我们的灵魂会

    2021-10-21 111
  • 灵异记录第五卷潜伏狐仙

    灵异记录第五卷潜伏狐仙雷雨的深夜,雨水像泄洪一样冲走了森林,冲走了森林空地上一座孤零零的平房。湍急的雨水沿着地上的小沟流进了房子前面的河里。一个“女人”呻吟着分娩的痛苦,小平房里传来“唱歌”的声音。很长一段时间,一声响亮的婴儿哭声划破了漆黑的夜晚,一个男人的惊喜从房间里传来。然而,过了一会儿,那人惊喜的问候戛然而止,接着是一声极其可怕的叫喊。“怪物!你生的这个孩子其实是个怪物?"

    2021-10-21 100
  • 雪妖

    雪妖夜还早。宏伟的宫殿是歌舞的氛围。琉璃瓦、白玉屏风、金殿柱、锦缎御榻。骄傲的皇帝在上面,怀里抱着他迷人的宠妃。殿下,王子们沉浸在欢歌笑语中,他们已经忘记了白天和黑夜。我不知道他们错过了多少次窗外。碰巧有一个人正仰面坐着,他的目光用冰冷的目光扫视着狂欢的人群。妖娆的舞女和陶醉的皇帝错过了皇帝最喜欢的妃子。身着华服的公

    2021-10-21 79
  • 婴儿湖

    婴儿湖午睡前,太阳还在屋外照耀着。当张娟从一场冷汗的噩梦中醒来时,他发现窗外乌云满天。她皱起眉头,看着梳妆镜中苍白的脸,悲伤地叹了口气。张娟第一次见到那些孩子,被他们那双温柔的红手紧紧地握着。这是第三次堕胎。躺在手术台上,张娟慢慢地把手放在肚子上。她对那个还在体内等待成长,期待来到人间的胚胎并没有感到厌恶,但遗憾的是她并没有欣喜。手术台上,头灯“噔噔”地亮了起来,张娟的目光

    2021-10-21 127
  • 太平轮另一面(鬼版)

    太平轮另一面(鬼版)1949年1月27日,本该和平的日子却不太平。由上海驶往台湾基隆的中联轮船公司客轮太平船,因超载、夜间不开航灯而沉没,造成船上近千名绅士名流死亡。与荣毅仁哥哥荣宏远的货船建元轮相撞。这一事件曾被称为“中国的泰坦尼克号”。几年后,人们开始建造“太平船”进行长途旅行,以纪念死在船上的乘客。然而,船上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王大成是这艘船的船长,还有一位名叫王大明

    2021-10-21 139
  • 魔鬼契约_0

    魔鬼契约曲调很奇怪,就像从地下传来一样,充满了死亡和诡异的味道。奇怪的音乐夹杂着淡淡的黑雾在空中飘动,在路灯的照射下变成紫色。一个炎热的夏天下午,罗奇接到了一个电话。那时,他正躺在乡间别墅的后花园里,在背阴的葡萄架上看一本休闲小说。本来,他对自己的闲暇生活被打扰感到有些愤愤不平,但当他听了电话里的内容后,他立刻

    2021-10-21 97
  • 捉迷藏的故事

    捉迷藏的故事小时候经常在朋友家玩捉迷藏。朋友家有很多房间。房子又大又宽敞,是玩的好地方。那一次,A是鬼,大家都说:“哇!”1、躲在宽敞的房子里。我跑过走廊,正要躲进厨房,这时我碰巧看到Y打开壁橱门,躲了进去。“藏在那里,你很快就会被发

    2021-10-21 90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