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 恐怖租房

    恐怖租房租房的鬼故事:家具城的女老板自己租房子。450元的价格是一个月,一年租金,一室一厅,房子里的设施齐全。她交了一年的房租,开始住在“新家”。平时女老板睡得好,白天工作累,所以每天晚上睡得很香,半夜也不起来。刚到新家,一切正常,而且新家离上班的地方比较近,所以女老板每天都得到比较好的睡眠,

    2021-11-20 105
  • 灵异四篇

    灵异四篇奶奶复活。小时候我爸爱赌博,经常半夜不回来。妈妈去找爸爸,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半夜醒来发现家里没人。房间里很黑,我很害怕,于是我哭着给爸爸妈妈打电话,但是没有人接。那时候我最多只有三四岁。找不到父母的时候,我摸着路,哭着找,不小心掉进了门前的河里。奶奶及时发现,救了我。她问我为什么一个人出去,我

    2021-11-20 126
  • 晚上在宿舍耍弄墙壁

    晚上在宿舍耍弄墙壁晚上,一群小女孩坐在宿舍里,不自觉地把话题引向她们听过的超自然故事。其中一个人想起了什么,他这样告诉大家:“当时,奇怪的事情发生在我奶奶的邻居老余身上。和我的牛奶一样,我年轻的时候也抽烟。现在我是女男,老余的男的上中班。我家有四五个孩子,其中第一个

    2021-11-20 114
  • 书名-学者陈忠

    书名:学者陈忠陈冲是一名学者,现在他准备去北京参加考试。但是他不一样,因为他是一个抛弃家庭去北京参加考试的穷书生。我的家庭已经穷困潦倒了。这个沉甸甸的陈自诩不凡,每次都要去北京赶考,但除了十六岁还没有中标。这一天,天已经黑了,开始下起了大

    2021-11-20 117
  • 乡村真实鬼故事

    乡村真实鬼故事我是农村人,在农村出生长大,见过很多奇怪的事情。你说的时候可能不信,但是如果你亲眼看到我看到的,你可能会吓得尿裤子。在农村,如果有人死了,他们会杀一只羊。在杀羊之前,他们会带着羊去殡仪馆看他们的孝子。所谓丧窑,就是停放棺材、安放灵堂的地方。羊进去后,俱乐部所有孝顺的儿子都到了。如果有放不下的东西,他们会

    2021-11-20 67
  • 高个女人_0

    高个女人事情发生在2000年左右。那时候,我是一名药品销售员,总是在生意场上东奔西跑。早上从瓯江宿舍出发,我会坐公交车去乐清。当时的乐清和现在北京的通州差不多大。它有一个特点,就是诊所很多,几乎无处不在。送完第一批货,我从诊所出来,一个女人遇见了我。她大约四十岁高,大约一米九。细如牙签,关节和青筋贯穿皮肤。它不像人的身体

    2021-11-20 63
  • 总统假发

    总统假发这是一个破旧的住宅区,灰色的建筑毫无生气地矗立着。在这个被人们视为贫民窟的快速发展的城市里,住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老人或下岗工人。虽然凌乱,却充满了世俗的生活,包括到处摆摊的小贩,游手好闲的老人,沉迷赌博的男男女女。丁就是在这里,在这里长大的。她原

    2021-11-20 133
  • 周围有鬼

    周围有鬼夜黑得可怕,她漂浮在黑暗中,偶尔露出苍白的脸。突然,一个女人的高跟鞋咔哒一声踩在空荡荡的路上,一个神色慌张的女孩出现在她的眼前。当她看到女孩的脸时,她震惊了。这个女孩的脸和她惊人地相似。她忍不住跟着女孩走了几天,发现女孩单纯善良。所以,所以.她流着泪想,这个女孩应该能取代自己。那天晚上,她轻轻地走进他的梦里,告诉他,她会在“老地方”等他。他在梦中醒来,抱着她的

    2021-11-20 110
  • 可爱的怪物

    可爱的怪物在普通人眼里,怪物是一种害怕的人。想象一下,在古代,人类从一棵树搬到另一棵树,开始住在洞穴里。茫茫丛林中,漆黑的夜晚无边无际。即使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也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萦绕着他们。当你独自走在森林里,阳光透过厚厚的树叶照射进来,你仿佛置

    2021-11-20 72
  • 幽灵娃娃

    幽灵娃娃富二代的婚礼是豪华的,他的妻子苏米肖佳碧宇虽然不是富二代,但也是书香门第。他们的婚姻,张晓佳的家人最初不同意,但她的儿子,张晓晓,只是喜欢苏米,她非常喜欢它,她不择手段赢得了它。苏米不高兴嫁给张晓,因为她有一个她深爱

    2021-11-20 139
  • 红衣女嘉宾

    红衣女嘉宾我和一个喜欢穿红色衣服的女客人住在一栋小楼里。我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午夜,她敲门叫醒了我。我不得不打开门,她站在那里,一个苍白的女人。她看到我时有点惊讶。“听说这里没人住,只有一个老太太守着门。”她说。“是啊,但是老太太前两天回家了。你是新租客。你可以住在二楼。”她什么也没说就上去了。从那以后,我有了一个邻居。她对我来说真是一个有趣的邻居。她白天从不出去,而是在午夜去散步。每

    2021-11-20 66
  • 两个梦_0

    两个梦我做了两个可怕的梦,至今记忆犹新。这是一个封闭的房间。没有窗户,天花板上挂着灯,闪闪发光的灯光射下来。在房子的中间,有一张高高的床,上面有一张黑色的单子。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我看不到这个房间的功能。床边站着一个略胖的男人。他穿着一件大外套,戴着一个面具。外套和面具都是黑色的,他高兴地看着我。看得出来,他营养好,教育好。我家很穷。我长到18岁,

    2021-11-20 114
  • 出租屋之声_0

    出租屋之声集群搬出宿舍,和男友李义河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房子。房子水电便宜,但家具有点旧。集群没想那么多,和男友开心地搬进了房子。这一天,簇簇特意邀请室友们聚一聚。最好的朋友薛瑞羡慕地看着这些星团。“集群,你现在可以做到了。这房子租得太便宜了。”丛得意地笑,“这都归功于白鹤,要不是他,我哪里能找到这么好的房子?”李义河眼神有些躲闪,勉强笑了笑。那天晚上,集群和李义河住在房子里。床单已经

    2021-11-20 119
  • 血足迹

    血足迹夜深了,窗外下着小雪。何小燕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当时是十一点半。她挪动僵硬的双脚,看着路,那里有一层薄薄的雪。就像一片白色的沙子,在路灯下发出苍白而寒冷的光。何小燕已经四天没睡觉了。她的眼睛又红又晕,但就是睡不着。她一躺下,就觉得丈夫还在身边。一滴眼泪啪的一声落在窗台上,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它清晰而刺耳。她的心抽搐了一下,她的丈夫再也没有回来。他死了,早上很好地出去了,晚上再也没有回来。他乘坐

    2021-11-20 114
  • 她深夜莫名失踪_0

    她深夜莫名失踪毕业一年,进入一家广告公司,试用期三个月,职位暂定为秘书。曾经看到一个非常生动的对秘书的描述,“秘书是一个篮子,什么都可以放进去。”对此我深有体会。老员工有所有不直接属于我的工作,这让我和另一个新同事每天都工作到很晚。不过幸运的是,晚上还有一个人和我们在一起,那就是住在一楼的清洁工吴怡。吴仪是一个朴实善良的中年妇女。她

    2021-11-20 139
  • 名人魂断

    名人魂断在整个城市第一次出现在舞台上的那晚,剧场里不断有合唱。还没等刘老师高兴起来,第二天早上就发现文飞被吊在房间的横梁上。那天全城人都看到了她苍白的脸,红舌头很吓人。原来,那是刘文飞大师当晚唱的歌。她年轻的时候,身材婀

    2021-11-20 76
  • 上课千万不要上QQ

    上课千万不要上QQ你上课去QQ吗?哦,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你最好继续读下去!这可能是给你的一条建议。孝感是西中学一年级的大一学生。无聊的课让他感到不舒服。无聊时,他拿出手机。好像没什么可玩的。于是,他用手机去QQ和喜欢的人聊天。他最喜欢的人是谁,班里几乎每个人

    2021-11-20 66
  • 惊悚故事的传递

    惊悚故事的传递深夜,一轮孤独的满月挂在头顶,四周黑暗寒冷,没有一丝温度。昏暗的路灯下,强子开着电动车穿过小巷。这是一个冷清的时代,但他工作的餐厅24小时营业,即使是深夜,他也会提供外卖服务。丁。他一路畅通无阻地按喇叭到达目的地。这里是一个小村庄,虽然也是深夜,但是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一个人,那就相当奇怪了。“算了,还是先送进去吧。”强子下了车,迅速锁上,然

    2021-11-20 131
  • 半夜有滴答声

    半夜有滴答声十七岁的莎拉是个美人。萨拉一家住在市郊的一个小镇上。她的父母经常上夜班,所以莎拉是唯一一个晚上在家睡觉的人。为了给莎拉勇气,莎拉的父母特意给她买了一只德国纯种黑壳狗。莎拉非常喜欢这只黑壳狗,她几乎

    2021-11-20 145
  • 九条命_0

    九条命“这就是你捡到的那只饥饿的猫吗?”我的朋友盯着在他脚边打呼噜的猫问道。她不情愿地点点头。它真的不是一只可爱的猫:它的毛像煤一样黑,它凶猛的样子让人看着就累。她对此毫无兴趣,有时甚至懒得喂猫粮。但是,猫多少有点人情味,好像很感

    2021-11-20 82
  • 古井浮尸

    古井浮尸清同治年间,扬州人李中普考中进士。他虽然才华横溢,但出身贫寒,没有钱管理,只好接受任命,去皖南一个小县城当知县。要说这个县城不小,但太平天国起义之前,安徽是主战场。经过几十场激战,该县人口大幅减少,甚至连土地都被拥有私人武装的邻县占领

    2021-11-20 123
  • 第二张医生床

    第二张医生床因为学校宿舍吵,——当然是因为英雄联盟。他们总是在半夜三点大喊大叫,所以我必须搬出去。离学校最近的是二博士家庭楼。隔壁的一个同学小李和我有同样的经历,所以我们决定一起去找房租。最后我们看中了二院家属楼的顶楼。从此,我们和一

    2021-11-20 141
  • 《幽灵》午夜加灯油

    《幽灵》午夜加灯油20年前,刚满18岁的我,因为懂点医学,被公社派到一个叫鬼子洼的偏远乡村医院当医生。我住的地方是村长临时安排在一个乱糟糟的坟墓旁边的两个破草房里。据说这个房子的主人是一个孤独的老太太,半年前因

    2021-11-20 61
  • 来自冥界的回复_0

    来自冥界的回复1984年10月,红妈妈被查出患有癌症。当时,洪洪只有十岁,刚刚进入四年级。爸爸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做了手术,但还是有好有坏。我在浙江结婚的姐姐来看她妈妈。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姐姐读书不多,后来嫁了人。她丈夫家里的人都很迷信,过了很久她才信了。妹妹回到娘家,看到瘦弱的母亲卧床不起,急忙帮她去邻村求神取药。最

    2021-11-20 131
  • 鬼与鬼不相识

    鬼与鬼不相识康熙年间,朱棣县有一个叫“徐强”的老实人,在衙门工作。一天晚上,徐墙正对着明月,独自喝酒,不知不觉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恍惚中,我看到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女人,推开大门,朝他走去。徐墙头看开了,仔细一看,只见那女子长相端正,十分漂亮。徐强认为,一个深夜去别人家的女人一定不是一个好人,所以她愤怒地喊道:“你是一个女人,你为什么深夜来我家?如果你快点离开,一切都会好的。我不走,就是不礼貌!”

    2021-11-20 66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