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短篇鬼故事

遗弃


遗弃

夜里,一个人影来到了一个荒芜的山坡上。耳边凉风夹杂着远处树叶的唰唰声,他的长发被风挡住了眼睛。满天的星星像小丑一样窃窃私语,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小斜坡静静地躺在地上,像死尸一样.他坚定地向前走着,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丝毫恐惧。远远望去,他仿佛是一个迷失的灵魂,东张西望寻找回家的路……他突然停下来,仿佛踩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他弯下腰,从地上捡起来,突然露出一副可怕的表情。他似乎害怕它,但他仍然紧紧地抱着它,好像没有它他会死得很惨。影子继续往前走,他来到一棵扭曲的树前。他疯狂地用手拨开一片野草,不停地扔掉硬土,小心翼翼地放进挖好的坑里埋葬。这之后,他站起来,满意地笑了。突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树后闪过,一步步向他走来.

第一章,那是无名指。

李治打开窗户,外面漆黑的夜里没有一颗星星,迎面吹来一股新鲜空气,房间里的烟味变淡了许多。他把画架立在窗前,熟练地装上画板,坐在一把旧椅子上,迫不及待地拿出画笔,双手在纸板上飞快地来回飞动。很快一个大眼睛的女人出现在纸板上。突然放慢了速度,拿出另一支笔仔细勾勒出女人的上帝之眼,顿时每根睫毛都在蠢蠢欲动,眼神深情的盯着李治。李志的一根神经突然抖了一下,她惊慌失措,避开了女人的目光。然后他转向她的下巴,下巴有点尖。李治晃了晃后,光滑得让人情不自禁。然后,他在小鼻子上画出了素净的鼻影,分量恰到好处。然后来到女人的嘴边,嘴巴不大,但是很丰满,若隐若现的牙齿在不停的闪烁,甚至可以看到嘴唇的细毛。李志致力于这幅画。最后,李治盯着女人的眼睛,从来不敢轻易动笔,仿佛瑕疵多的女人会瞬间消失,但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他点燃一座红塔山,用力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它全部吞进肚子里。然后他轻而易举地吐出来,烟立刻被窗外的风吹走了。李志举起左手拿着烟,只想再吸一口。突然,他的眼睛亮了,他的右手略高于女人的左眼。李治哈哈大笑,昏暗的房间里回荡着李治的笑声。然后他停在半空中,举起左手把烟放进李志的嘴里,李志还在笑。

李志看着他的画,满意地伸了个懒腰。画中的女子坐在一张刻有奇怪图案的黑色桌子旁,左手放在桌角上,另一只手自然放在左手上。一件浅蓝色旗袍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双脚并拢,一双红色绣花鞋没有任何装饰。女人的表情很平静,但平静中同时夹杂着冷漠和微笑。这是李治第四次梦见这个女人。每次都是凌晨三点左右,他根本不认识她,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为什么他经常梦见她?这个问题困扰李志好几天了。在梦里,她总是坐在那把椅子上,盯着李志。前三次李治莫名其妙地醒来,面对窗外漆黑的夜晚,胡思乱想,最后留在脑海里的只有梦中的那个女人.没想到今天晚上又梦见她了,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孩子在梦里突然哭了,女人站起来,朝李志走过来,李志的心跳慢慢的,突然醒了。他不知道醒来是幸运还是不幸。醒来后,他打开了房间里的灯,昏暗的灯光让李治的脸看起来像一个身患绝症的人。他走到窗前,打开双叶窗,从衣柜里拿出画架.

第二天李志醒来时,房间里的钟正好停在上午十点。突然,他看到衣柜旁边坐着一个人,身上突然渗出冷汗:“谁”?没有人回答他,但他在他面前摇了摇他的长发。原来是他昨晚画的。李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越来越胆小了。”。

李治只是刷刷牙,用冷水洗脸,一只手放在头上叫了几声,凌乱的头发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李志穿着深色牛仔裤,上身一件黑色皮衣,脚上一双黑色皮鞋,但并不是很亮。他打开衣柜,把绘画工具放在肩上,走了出去。关门的时候,李志看着画,突然觉得不对劲,但当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就关上门走了。李志刚走下楼梯后,另一扇门慢慢打开了。一个男人走到李志的房间门口,看着猫的眼睛。他转身看着楼梯,看着李治路过的残影,嘴角轻轻动了动。

这是一片人们租住的房屋,房屋分布不均,随时可能被拆除。李志住在二楼的平房里,二楼的入口是一个开放的楼梯,有五个房间。李志住在楼梯上的第二个房间。房间很简单。南楼道的窗户下面放了一张床,这意味着外面的人离他只有一个窗户。中间装了两个推拉门,算是卫生间和厨房,但厨房李志从来没用过;北面是另一个窗户,窗户外面是一个视野开阔的空地,有人在那里种植一些蔬菜和其他作物。庄稼外面是几棵茂盛的树,周围是一条没有名字的河。我们依稀可以看到环卫工人划船打捞垃圾的身影。顺便说一下,房间里还有一个衣柜,用来存放绘画工具和少量衣服。衣柜外面漆成暗红色,但里面涂有黑色染料。大多数衣柜都是白色木质的,但这件是黑色的。

衣柜里刚好有一个人的空间。

当李志来到街上时,他看到很多人来来往往。他总觉得镇上的每个人都在排斥他这个外国人。从他们的眼神里,他看到的全是惊恐的眼神,好像谁离他近一点就会给他带来厄运。那些从远处看到他的人会突然加快脚步,没有人会和他打招呼。当然,这里没人认识他。古镇虽然是个小镇,但近年来。

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生活,有些是为了生存、有些是为了小镇独有的美景、有些是贪婪的来这里躲避大城市的喧哗,让本来就人多的小镇更加摇摇欲坠……李志走进街旁的一家早点店,快中午的店里人很稀落,只有一个穿着制服的扫大街的老头和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李志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一个肥胖的老板娘面无表情的问:“吃什么?”

李志一时语盹不知道要吃什么,指着老头的方向说:“和他的一样。”

老头往李志这边看了看,又埋头吃起来。

不一会老板娘就扭动着肥大的屁股端来一碗胡辣汤和两笼包子。李志看着面前的食物突然一点食欲都没有,他也很奇怪怎么会这样,忧郁了一下李志便把钱放在了桌子上,准备离开这里。刚走出门口时有个人叫住了他:“那个画画的,你东西还没吃?”是那个老头。

李志觉得他说的是一句废话:“你吃的下送给你了。”

老头马上坐到了李志的位子,拿起包子就往嘴里噻。

李志走出店面后又拐了进来:“你怎么知道我是画画的?”

老头说:“你画画的时候我见过你。”

李志又走出了店面,他没想到这个扫垃圾的是他在镇里固的第一个朋友。

李志一直往前走,出了南门巷的时候天突然黑了下来。

南门巷是镇里固最热闹的地方,巷外却几乎看不到一个人,李志仍然一直往前走,没有停下的意思。不远处一只野狗一直跟着他,李志停它也停,李志走它也走,最后李志不耐烦的捡起一颗石头向它砸去,野狗有灵性似的还没等石头落下就咽呜一声逃了。

李志来到郊外,天似乎更黑了。前面是一片树林,满地的落叶被李志均匀的脚步踩的嗑吱嗑吱响。这是一条很少有人走的小道,两旁叫不出名的树上已经没有多少叶子。李志又走了几步,一条三岔口出现在面前,李志知道左边那条是通往镇里固的墓园的,因为他第一次来这时走的就是左边那条路。那是个同样阴暗的下午,李志一直往前面走着,想看一看小路的尽头,没多久就来到那片墓林前,一座座坟头在杂草中突然展现在李志眼前,似乎有些树林里独有的淡淡的烟雾,使坟头看起来忽隐忽现。有的坟头前面竖着块墓碑,有些索性什么也没有,大概这个小镇所有的像李志这样没有朋友的人死后都没人给他立块墓碑把。李志想都没想就调转方向往回走,突然脚下一滑,一个玻璃茶杯把李志滑倒在杂草上,李志喊了声“该死!”匆匆逃开。

李志走向右边的小道,下意识的看了看左边的那条路,一个黑影从一棵树后移到了另一棵树后,李志揉了揉眼睛,什么也没有。大概是幻觉吧,李志自我安慰道。

李志来到几棵大树前,登上那块整齐的石头上,顿时眼前焕然一新的感觉:一条小溪在眼前静静流淌,本该参差不齐的杂草全变成低矮的绿荫,不远处的石块恰到好处的停在李志最想让它在的地方,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小麦,怎么也看不到尽头……他把画袋摘下,从里面拿出画板画布,笔排板和调色桶,今天他要画一幅油画。

他坐在石块上,忘情的望着远方,然后低下头在画布上涂鸦着奇妙的颜色;他一边用刮网刀在画布前来回的笔画着,一边用松节油摁在该有的角落。时间一分一秒的行走着,但在李志的脑海中时间就静止在刚开始把涂料染在画布的时刻。直到李志放下手里的东西时,他才有一次觉得饿了,看着眼前的画,李志还是很满意的把他装进布袋,收拾好工具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李志摇了摇脑子,使自己清晰一些回到现实中来。他按照原路返回,树梢上几只乌鸦不停的在头上盘旋,时不时的在空中“嘎嘎嘎”的叫几声,刚做完画的李志却一点也不觉的烦,走到大路上时,那条野狗又出现在李志的面前,李志朝它“汪汪”叫了两声,野狗突然跑去李志回来的树林里,李志没有理他,独自一人朝南门巷走去。

走进南门巷时,李志看见那个推着三轮车的环卫工人,正是早上那个老头,这时才突然觉得回来时竟然没有看见那个三岔口。

李志把钥匙钻进门锁孔,感觉有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却不知道那双眼睛在什么方向,他像一个小偷一样打开自己的房间,迅速的把门关上,长呼了口气。他又把视线望向那幅画,还是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他给自己倒了杯茶,突然房间里的座机响了起来。李志急忙放下茶杯,拿起电话。

那是一个通红通红的电话机。

“喂…你好…”

“……”

“喂…”李志重复道。

电话里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但是李志能感觉到对方还在拿着话筒。

李志感到很奇怪,这里没人认识他,是谁打来的电话?这时李志不经意的望向那幅画,手里的电话摔在床板上。画面里女人的右手分明少了一根手指。

那是一根无名指。

这天,豪小年来到唐西西母亲的小吃店,表面是来询问唐西西的下落的,其实在他内心里是来道歉的,他见到唐西西的母亲感到自己是如此的下贱可耻,他无法面对她,很快就走出了小吃店。他情不自禁的看了看他姐姐的窗户,正好赵梅梅就站在那里,他好像隐隐约约发现赵梅梅的脸上红肿着,像是被人打过一样,他在插在口袋里的手紧紧的握了握。

晚上,豪小年又来到李志的窗前,如法炮制的骚扰着李志的生活,经过几次的经验,豪小年发现他姐姐的房间总是亮着灯,突然担心他姐姐会不会有危险……豪小年轻轻试探着李志的底线,终于,李志打开了门,之后踹开苏古欲的门。豪小年很担心赵梅梅的安慰,他躲在柱子后专心的注视着里面的动静,之后出现了李志被咬的那一幕。豪小年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没用,他不配做自己的姐夫。

等李志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豪小年冲进苏古欲的房门,他直接跳过了苏古欲的尸体,来到赵梅梅的面前,他抱起赵梅梅先把她扶到床上,确定没生命危险后才离开,刚一转身,他就看到了那个站着的女孩慢慢倒了下去……他头皮一麻,在心里骂了一声躺在血泊里的苏古欲。他来到李志窗前,说:“李志,快出来啊!”

果然,不一会李志就走出了屋子,向豪小年的身影追去。

黑夜中,豪小年不小心把口袋里的那个黑色的橡胶娃娃走掉了,这个娃娃就是以前李志通过张蕙兰送给豪小年的,豪小年一直没有扔就是想时刻告诫自己要替爸妈报仇,他把黑娃娃总装进口袋里,每拿出来一次就增加一次内心的仇恨,这么多年来,豪小年承受了常人永远无法体会的积怨,所有的事都累积在一个十七岁少年的身上……而李志刚好踩到了它,他拿在手上,想起了十几年前的画面……

豪小年看着李志停在一棵大树下,他换好早已准备好的白色衣服出现在李志面前,把一张面具戴在了脸上,衣服里的一个小巧手电筒不时的发出亮光……

其实苏古欲和豪小年甚至李志,他们都是这个时间上可怜的人,都是被这个世界所不关注所遗弃的人。

尾声——

李志再一次睁开眼睛,强烈的太阳刺的他睁不开眼睛,他艰难的站起来,向小镇里走去。

他看到马六正清理着路边的垃圾,他大笑着走过去:“把你的心给我吧!”

马六看着从郊外走来的李志的身影,一脸的茫然。

李志走到了南门巷,他对见到的每个人说:把你的心给我吧……然后呵呵的笑着离开。

几天后,有人上山时在山腰上发现了李志的尸体,他的尸体早已腐烂,被野狗撕扯的分辨不出哪是手哪是脚,他的旁边还有一个黑色的橡胶娃娃……

远处一个少年的身影在站在一条小河边,那个曾经和唐西西一起打水漂的河边。

赵梅梅来到豪小年的身边,她看起来更漂亮了。

“姐。”

赵梅梅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陈旧的笔记本,递给豪小年。豪小年接过笔记本打开,第一页写着张惠兰三个字,他往后翻了几页,最后停留在一则笔记上:刘灿和我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着,他还不知道他的第二个孩子是我和另一个男人所生,我对不起他,但我从来不后悔……

赵梅梅抱住了弟弟颤抖着的身体,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豪小年挣脱赵梅梅的胳膊,一个人疯狂的向山上跑去,他感觉不到累,就这样一直跑着,不知不觉就看到了那个和唐西西一起许过愿的树,他想起他在纸条上写的愿望,保佑他早日完成他该做的事,他突然想知道唐西西许的什么愿。

豪小年从树上跳下来,他手里紧紧攥着残留着唐西西的气味的玻璃瓶,豪小年小心的打开它:小年——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帅,希望你能一直笑下去,我喜欢你笑!西西。

豪小年再也忍不住,眼泪很快打湿了手里的纸。

《全文完》

Introduce:In the night, a form comes to a bedraggled hillside, side side whizs whizzed cool wind be mingled with is worn the leaf Shua Shua of far makes sound, he grew what long hair is blown by wind to hold off an eye. The star of all over the sky is stolen each other like each clown steal murmurous, do not know what to saying. Each is small earthy slope lies quietly on the ground, provide like do not know gone how long body …… he is sturdy going forth, oneself also stunned to do not have the scared feeling of a bit actually. Seeing him as if from far is a stray soul, gazing around search oneself he stopped …… of the way home suddenly, seem to trample a soft thing, his stoop waist from the pick up on the ground that thing, abrupt extensive gives terrible look, he appears very fear this thing, but he still closely taking it, seemed to do not have itself with respect to earthborn very miserable. Black shadow continues to go ahead, he will to a screwy large tree fall, use a hand wildly to poke grass of a barren, cast ceaselessly do not calculate hard land, put what that thing takes care into bury of the —— in the hole that has dug. Finish these, he stands up child, satisfactory laugh. Abrupt, thrill through comes to the shadow of a white at the back of from tree body, walk along …… step by step toward him the first chapter, that is a ring finger Li Zhi opens the window, inky night loses sight of a star however outside, a fresh air attacks head on, make the smoke flavour in the room a lot of weaker. He raises easel stand before the window, a skilled palette installation is fine, sit on a dated chair, of too impatient to wait take out paintbrush, the hand is fast on chipboard flutter back and forth, the woman of a long big eye appeared on very fast chipboard. Abrupt rein in speed, take out another pen first fine fine the eye that drawing the outline of a woman to have a mind, each eyelash between instantly ready to do sth, the eyes is staring at Li Zhi affectionately, some nerve of Li Zhi trembles suddenly, sheer feminine eye panickily. Subsequently he turns to her chin, chin has some of needle to become warped a bit, pass Li Zhi after brandishing, appear very pliable, let what the person cannot help want to be felt. Go up in cabinet nose again next draw element nose shadow, what weight masters is proper. Come to feminine mouth again subsequently, mouth is not big, but very plump, if concealed is like what showing tooth keeps,blinking, can see the fluff of labial horn even. Li Zhiquan is thrown in this picture personally. Finally, li Zhi is staring at feminine eye, all the time not dare easily begin to write or paint, as if flaw woman can disappear for an instant many, but he always feels little still to nod

本文由鬼妹妹故事网( /)发布,不代表鬼妹妹故事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