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短篇鬼故事

科尔普瑟


科尔普瑟

1、抓了一个人。

一只小锡船漂浮在水面上。

太阳升起之前,空气中弥漫着雾气。

很安静。这条河很安静。

宋三刚刚摆脱困境,这时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钩住了它。它绝对不是一条鱼。他心里“咯噔”一下,慢慢地收了线。

你可能不相信,但他确实抓到了一个人。一个年轻的女人,似乎刚去世没多久,五官端正,表情平静,好像睡着了。

宋晚上把她拖到船上,拿了扁担回家。

雾突然散去,似乎掩护任务完成了,它撤退了。

远处是黑瓦白墙,近处也是黑瓦白墙。脚下是一条曲折的石板路。树叶散落在路上、屋顶上、井里、桥口下.

宋半夜骑着三轮车去找王健。

女子蜷缩在车斗里,盖着被子,蒙着头。道路崎岖不平,她在车斗里发抖。

宋晚上时不时从兜里掏出几张纸币,随手一扔。纸币随着落叶飘散,落在路上、屋顶上、井里、桥口下.

王健提着一个三米多长的铁钩,正要出门。他是一个职业渔夫,每天守在河边,眼珠子转来转去,寻找漂浮的尸体。他成立了一个捞尸队,他是唯一的一个。

他的手艺是祖传的。

去年,王健打捞了100多具尸体。他一年最多能打捞200多具尸体。大部分都是自杀。

王健家里有个小冷库,用来存放尸体。这是一个封闭的房间,有门窗,光线昏暗,一年四季都很冷,充满了阴郁的气氛。

宋三庚跳下三轮车,拦住王健:“我想和你谈点事。”

王健看了一眼三轮车,没说话。

宋三庚说:“我去河里钓鱼,钓到一个死人。”

王健走到三轮车旁,掀开被子看了看。他松开手,什么也没说。他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因为他早就习惯了死亡。

“你打算怎么办?”王健问。

“我不知道,我想问你一个想法。”

“要钱,还是要证书?”

“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应该自杀,向民政局报告,他们会给你一个奖状。如果你离开她,等她的家人辨认尸体,他们会给你一些钱。”

宋三想了想说:“我想要钱。”

“那先把她放在我这里?”

“好的。”

“一天放两百元。”

宋夜犹豫了一下。

王健补充道:“不用担心,这笔钱会由死者家属支付。”

宋夜干笑了一声。

"牵着她的手,把她带到冷库."

宋夜打了她一拳,抓住了她的脚踝。他不敢抱她上身,觉得有点肿。王健一点也不在乎。他把手放在她的腋下,把她举了起来。

她的身体又硬又冷。

那是一扇生锈的铁门,非常重。

王健毫无征兆地松手,女子的头撞在地上。她很安静。宋夜来依旧抓着她的脚踝不松手。

王健从腰间拿出一串钥匙,找到一把,插了进去,转了几下,“吱吱”的一声,推开铁门,又把女人举起来。

宋晚上第一次进这个地方,后背发寒。

冷库里只有两张铁架床,其中一张铺着白布,只有脚露在外面。那只脚很大很黑,脚趾间有一些水草。应该是个男人。

他们把那个女人放在另一张床上。王用剪刀在她身上乱摸。有几次,我摸着她的胸口,一边摸一边咂着嘴,为她的陶醉感到惋惜。

他的行为让宋三庚感到恶心和害怕,他问:“你在干什么?”

王健说:“看看她身上有没有身份证。”

她没有身份证,只有一张印着她名字的学生证:米芥。一个有草香的名字与死亡无关。

王被割的眼珠子慢慢亮了起来,闪着奇怪的光。

“怎么了?”宋问夜。

“前几天,有人让我去弄一具女尸,并给了她儿子一桩阴婚,但我始终没有如愿。要么你运气好,这钱让你赚。”

“多少钱?”

“十五万。这是个学生妹,更值钱。”

宋夜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健盯着他:“工作完成后,五五分,你会做吗?”

“如果她的家人来找她怎么办?”宋夜有些犹豫。

“还有谁知道你抓了一个死人?”

“只有你。”

“那就行了。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她的下落。”

宋夜看向那双黑色的大脚。

“那是个死人。我听不见你说话。”

“他是谁?”

“我不知道,他的脸让鱼吃光了。”

宋夜沉默了。

“你到底要不要做?”王健越来越不耐烦了。

宋夜还在犹豫。他是一个胆小的人。他活到四十岁。除了偷了几个玉米,他真的没做什么坏事。

王健见他犹豫不决,趁热打铁说:“你把她交给她家人,最多给你5000元。”

宋三终于吐出了这个词:“干。”

走出冷库,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女人直直地躺着,她黑色的大脚伸直,看起来很沮丧。

铁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这一幕深深地刻在了宋朝的心中。

本文由鬼妹妹故事网( /)发布,不代表鬼妹妹故事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