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长篇鬼故事

死亡咖啡馆


死亡咖啡馆

一个

我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外面下着小雨。

杨媚媚用手捂住额头,然后匆匆走出校门。

“死亡之舞”咖啡馆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偏僻的地方开业了。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名字,但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参观这家咖啡馆的人并不多,尤其是在这种雨天。

然而,杨媚媚每天都来这里,因为她喜欢安静的环境和难得的气息,这是隐藏在城市中的鲜明对比。

杨媚媚走进咖啡店。她已经熟悉这里的环境,尤其是靠窗的座位。她每次都坐在那里,今天也不例外。

服务员阿强快步跑过来,他把一杯热气腾腾的卡布奇诺放在苏姐姐面前,这是苏姐姐的习惯。她以前只喝这种卡布奇诺。

天空中的云冲进来,淹没了咖啡馆外的天空。杨媚媚淡淡地说:“天黑了,开灯吧。”

阿强没有说话,他只是照做了。

一道光扫了进来,打开了明亮的时刻,然后又回去了,咖啡店又黑了。

“不好意思,可能保险丝烧断了。我马上去看看。”阿强说完就离开了这里。

杨媚媚只听到轻快的脚步声。

她很快站了起来。她不想在这黑暗的环境中安静地坐着。当身体站起来碰到桌脚时,卡布奇诺从桌子上滚下来,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啊……”

对杨媚媚来说,这不是玻璃破碎的声音,更像是一个女人在恐怖的夜晚发出的恐怖尖叫。

杨媚媚蹲了下来。她想帮阿强捡起碎玻璃。这时,灯亮了。

卡布奇诺洒在她蹲着的地上。地上有一个人的影子,但是卡布奇诺反射的影子不是杨媚媚,而是另一个人的脸的影子。杨媚媚迅速站起来,发现阿强站在她身后。

"杨小姐,灯已经修好了,但是灯泡应该换了."阿强笑着说。

杨媚媚也朝他点点头。这时,阿强又端来了一杯卡布奇诺。

杨媚媚坐了下来,当她的眼睛看到对面的时候,她忍不住瞪了一眼,因为她看到对面位置的椅子已经被拉了出来,但是她当时只拿出了一把椅子,周围也没有人进来,但是谁会把这把椅子带进来呢?

她立刻想到了阿强,但随后拒绝了这个想法。阿强不会这样做,至少他只是一个服务员。

卡布奇诺的香气真的很好,杨媚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它。咖啡似乎有一种特殊的东西附着在上面,让它感觉不一样。似乎只有死亡舞咖才能做出这样的味道。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了。在灯光下,杨媚媚的身体更加突出。

灯光照射下的咖啡有些暗红,端庄的香味伴随着端庄的呼吸。这不是杨梅的美发,更不是藏在柜台角落里的阿强。

这个声音一直在杨媚媚游荡,这让她很不舒服。平时,这个位置一直很好很安静,但今天的一系列怪事总是让杨媚媚觉得很奇怪。

声音在桌子上反复徘徊,但只有声音出来,却没有听到吸气的声音。那个粗重的声音真的不太好听。

也许是她自己的心态。她最近心情不好。她很快喝了一口卡布奇诺,咖啡顺着她的喉咙滑进了她的胃。丝滑的感觉让杨媚媚暂时忘记了烦恼,沉重的气息立刻消失了。

2

阿强蹲在柜台的一角。他盯着杨媚媚的尸体。他的眼睛似乎从未离开过她。那个从学校出来的小女孩每天都去他的店里逛,不太好。

虽然阿强是这里的服务员,但他也是死亡之舞咖啡馆的老板。

阿强的眼睛闪着不同的光。他看着杨媚媚。那种眼神似乎想把杨媚媚从地上拖到水底,更像魔鬼的手臂。

但是杨媚媚不知道她存在的危险,这让阿强非常高兴。他似乎想通过各种方式从杨媚媚那里得到一些东西。

他抓起托盘里的苹果,一点一点地切开。他可以把苹果雕刻成蝴蝶的形状,但他没有。他把苹果的皮剃掉,然后一点一点地小心翼翼地雕刻。终于,长头发的造型出来了。

紧接着是修长的身材,和一件苹果色的连衣裙,然后在苹果的根部留下了一只舞鞋。他把剩下的做成椅子,放在托盘上。

“杨老师,吃个苹果吧。”

苏姐姐的精神一下子回到了脑子里。她刚才在想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却突然被带回到现实中,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但是当她看到这个精致的苹果时,她的愤怒消失了。

一个美丽的天鹅舞在苹果上绽放,就像一个真人在苹果上跳舞。似乎杨媚媚也感觉到了苹果人的头发在飘动。

“这就是你做的。”

“嗯。”阿强点点头。“你还喜欢吗?”

“那就好,做得好,你还做了苹果皮。

她的舞鞋。”杨美美看着这个舞鞋,眼前觉得有点黑,她赶紧的放下苹果,再次喝了一口咖啡。

奇怪的是那个眩晕的感觉马上的消失了,杯子溢出的一点咖啡落在了苹果人的头上,染黑了它的头发。

在空气中苹果人在迅速的变黑,发暗,这是正常的,苹果的肉暴漏在外面很快就是这样了。

“瞧,它现在死了。”阿强看着自己的亲手雕刻的苹果人。

“是啊,多么美丽的苹果人,瞬间就是这个样子了。”杨美美说。

“但是不知道人会是什么样子的。”阿强再次说道,但是他的身体已经移动到了柜台上,然后再次拿起一个苹果仔细的雕刻。

“杨小姐,您在学校里学的是什么?”

“芭蕾。”杨美美说。

“就像那个苹果人一样?”

“对,和它一样,也是穿着心爱的舞鞋在台面上跳舞。”杨美美说着和光了杯子里的咖啡。

“您今天又什么烦心的事情。”阿强看出了杨美美的心。

“对啊,藕断丝断,全都断了。”

“失恋在学校里很正常。”

“哼哼。”杨美美淡淡的一点微笑,瞬间她的脑袋再次变得黑暗起来。眼睛像是要往前鼓出来,她想要遏制住这样的痛苦,于是她的手自然的在桌子上胡乱的抓起来。

杯子被碰倒在了地上,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再次响起,因为杯子砸在了杨美美的脚上,让她痛上加痛。、

“杨小姐,你的咖啡没有了。”

4

在繁忙的街道上一个行人匆匆的走了进来,当他看到那个奇怪的名字的时候他不禁的笑了一下:“还有这么奇怪的名字,好玩,有意思。”

她的男朋友想要阻止她进去,但是她的脚已经买进去了。

“欢迎您来死亡舞蹈咖啡厅,相信您会喜欢上这里的。您要点什么?”

她走到了那个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一杯卡布奇诺。”

“好嘞!一会儿就来。”

阿强走进了厨房,他的手在他新的咖啡豆上摸了一下,然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机器在不断的翻搅着,终于停住了。

阿强把它倒在了锅里,开水翻滚,浓浓的咖啡的味道奔放了出来,似乎还有另一个味道,那是一种香味,我想,这个香味女士们是罪熟悉不过了,它是香水的味道。

同时医生也会闻到另一种他们熟悉的味道,对,是血腥的味道。

但是混进咖啡里面谁会知道呢,最起码这样的科菲可以抵制头昏病。

也没人会注意到,有一个女孩曾经喝过这样的咖啡。然后奇迹般的在一个下雨的季节里消失了,阿强把这个消失的女孩定格在了它重新雕刻的那个苹果上,因为那个苹果上有那个女孩最后的表情。

咖啡煮好了,阿强端了出去:“小姐您要的咖啡。”

“很好,好香。”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在剧院工作。”

“看来您是艺术家。”

“我只不过是一个芭蕾舞蹈演员。”

“看您的身材就知道了。”

女人没有说话,她的神情有些恍惚,她的手赶紧的抓过咖啡猛的喝了一口,然后舒缓了自己紧皱的眉头。

“您怎么了。”

“我有点晕。”

“喝点咖啡就没事了。”

于是那把锋利的雕刻刀在此在阿强的手上飞舞了起来。

5

原来早在几年以前阿强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雕刻师,他可以用他的雕刻刀雕刻出所有人的样子,不论是谁,只要他看一样他就可以雕出一个一摸一样的人来。

有一天他认识了一个跳芭蕾舞的女孩,他们很快的就变成的不同寻常的关系。

女孩有一个很不好的病症,就是莫名奇怪的头晕,可是更加奇怪的是,这个头晕,只要能喝上一口阿强亲自煮的咖啡以后就会马上好转。

阿强自然每天都会煮咖啡给这个可爱的姑娘,又一次姑娘去参加一个芭蕾舞的比赛,阿强早早的就煮好了咖啡站在台下等待着自己爱人的舞蹈,终于她出来了,一直欢快的舞蹈在台上响起,尤其是她站在椅子上的那个优美的镜头,让人绝口称赞。可是这个时候音乐却戛然而止,因为她永远的倒在了舞台上,甚至连阿强的那一点咖啡都没能喝上,因为那个可恶的头晕病。

从此阿强变成了一个精神病人,他每天都在医院里用自己的手雕刻着一个美丽女孩站在椅子上跳舞的画面,他喜欢的苹果是这个艺术的精华。

有一天他从医院里逃了出来,躲到了这个小城市里面,开了一家名叫死亡舞蹈的咖啡厅,引来了很多女孩儿的关注。

奇怪的,每一个到他咖啡店里和咖啡的女孩儿,都是芭蕾舞的演员,然后她们都幸福的死在了香甜的咖啡里。

阿强用她们的鲜血再次煮出了那个香甜的咖啡。

“小姐您好点了吗?”

“好多了。”她幸福的笑了笑,然后走了出去。

阿强的手还在雕刻着那个人的摸样,终于一个完美的艺术品再次出现,那个妩媚的身姿和那双用苹果皮雕出来的手……

Introduce:1 coming out from the school had been afternoon at 4 o'clock, drop of the sound of rain washs rice outside issued spit. Yang Meimei obscured with the hand his frontal head is divided, walked out of a school gate hurriedly next. "Dead dancing " coffee hall is to be in a in this city devious place to leave, do not know why it can rise so name, also may be this reason, so this coffee hall does not have patronage of how many person, the weather that rains in this especially. But Yang Meimei comes here every day however, because like the quiet environment here,be, with a kind of god-given breath, this kind of breath is the bright contrast that is concealed in the city. Yang Meimei walked into coffee hall, she has been familiar with the environment here very much, especially that stands by that seat of the window, her every time sits over, not exceptional also today. Clerk A is strong, ran lightly, a cup of Kabujinuo that still risking steam is put in Su Meimei by him before, this is Su Meimei's habit, the be used to that she drinks only this kind. Of those cloud a dense mass of horizon rushed, flooded the sky outside coffee hall, poplar beautiful beauty said lightly: "Dark, turn on the lamp. " A Jiang did not talk, he just is illuminated do. A bit lamplight was swept come in, opened bright instant, immediately went back again, in coffee hall dark come down. "Feel embarrassed, the likelihood is fuse is burned, I look immediately. " A Jiang was saying to leave here. Yang Meimei heard a light footstep only. She hurries stood, she can not think what set her mind at in this dark environment to sitting. Stand up when the body the hour that came up against table leg, kabujinuo boiled from the table, fall was in on the ground, gave out ringing noise. "Ah …… " listen in Yang Meimei come, this is not the sound with a broken glass, and more resembling is the bloodcurdling scream that a woman gives out in bloodcurdling night. Yang Meimei crouched, she wants to help A Jiang pick up those cullet, this moment lamp shined. Kabujinuo is aspersed on that ground that she is crouching, there is one the individual's sign on the ground, but the sign that Kabujinuo is reflecting is not Yang Meimei however, that piece of face is another the individual's shadow however, yang Meimei hurries stood, discover A Jiang stands in her back. "Miss Yang, the lamp fostered cordial relations between states, it is bulb should be changed. " A Jiang was saying to show a dot to smile. Yang Meimei also also forward he nods, this moment A has carried a cup of Kabujinuo by force afresh. Yang Meimei sat, the eye that becomes her sees on when, can't help pop, because she sees, positional chair was smoked on her

本文由鬼妹妹故事网( /)发布,不代表鬼妹妹故事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