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鬼故事

  • 危险游戏_0

    危险游戏1、无聊的时候。记得那是大四的第二学期,那时候一个月几乎见不到班主任几次,每天都有无聊的自习课。因为他们非常贪玩,也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好”,所以他们几乎是一样的。所以,我会在自习课上,在没有老师监督的情况下,和一些“哥们”一起玩一些“笔仙”“盘仙”等寻鬼游戏。当时大概是因为高三,所有的问题都是关于他们的未来。什么能考上什么大学,能拿多少分。2.神秘的生

    2021-10-21 120
  • 书名-《易经》

    书名:《易经》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其实我完全相信易经。去年5月前,我在当地的一个局做小企业会计。当地市局对企业会计的待遇很低,当时很压抑。而且在工作中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一度想辞职。我是3月份跟老公注册的,当时他在省会工作,我在另一

    2021-10-21 113
  • 电话亭

    电话亭听说有人见到了大哥,他立刻就赶了过去。大哥果然在那里,站在一个电话亭里,拿着电话絮语着,脸上全是微笑。他的心里陡然一痛,很久没有见过大哥这么幸福的笑容了。悄悄地靠近电话亭,他听到了大嫂的名字,大哥对着话筒,温柔地喊着她的名字。他不敢再靠近了,就那样悄悄看着大哥,大哥丝毫也没有察觉到他,依旧对着话筒不停地说着,笑

    2021-10-21 52
  • 烤兔肉

    烤兔肉我迷路了。我本以为这只是一座平常的山,谁曾想到了晚上竟然这么难走,转了好几圈儿都没走出去。由于出发的时候以为很快就能走出去,所以我只带了一点儿吃的,现在早已饥肠辘辘。饥饿和焦虑让我的头阵阵发昏。正当我乱转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处火光,还伴随着烤肉的味道。我心下一喜,忙向火光处走去。点燃火堆的是一个青年,他也迷路了。他说,找路的

    2021-10-21 129
  • [4]儿童专用

    [4]儿童专用大壮听到保温箱里孩子的哭声,迅速来到孩子面前。他低下头,很害怕。他看到孩子断断续续地哭着,手脚抽搐着,小脸由红变紫蓝色。大壮急忙喊道【加油,加油!拯救我的孩子]这时,一个男医生从外面进来,匆匆走到孩子面前。医生看到孩子后,他不敢再耽搁了。他抱起保温箱里

    2021-10-21 76
  • 一个雨夜

    一个雨夜朋友,你在听吗?这是真的。那是我上初中的时候,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每年夏天都很热!一天晚上,因为天气热,同宿舍的人拿不到水,七嘴八舌地聊起来。我喜欢干净,所以我起身到外面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睡觉。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沿着校园走着。不知不觉中

    2021-10-21 128
  • 生在照片的阴影里

    生在照片的阴影里一个我和亚新刚从家居配饰店里出来,拎着亚新为我们新家精心挑选的包包和东西。下个月我就要和亚新结婚了。然后我遇到了安,穿着浅蓝色的围嘴和白色的泡泡袖衬衫,站在对面长条的角落,对着我眨眼睛。我清楚地记得我们恋爱的时候,她也曾经穿过这套衣服,就像一个小公主。那时候我太爱她了,想把她当蜜糖吞下去。可是,现在看到了小安,吓得四肢冰凉,浑身发抖。我转身就跑。亚

    2021-10-21 94
  • 凝结在织针上的母爱

    凝结在织针上的母爱30年前,在我的家乡何琳镇,发生了一起在当地引起轰动的沉船事故。由于客轮行驶的灵江处理得当,入水的船只冲向河岸搁浅,因此死亡人数很少。巧合的是,同一天,四个孩子在镇上的水库里淹死了,但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

    2021-10-21 55
  • 再活一次

    再活一次世界上有诅咒、责骂和流言蜚语。你听说过“骂桥”吗?这座桥是我们小镇东边的一座混凝土墩河桥:别小看这座小河桥,也叫“断魂桥”!因为地形的原因,城东有一个山坡,只靠这座小河桥与主城相连。近年来,城市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但这座小东山

    2021-10-21 62
  • 死空间风险

    死空间风险“所以我说了这么多,你感觉怎么样,刘先生?”保险业务员期待地看着刘伟。刘伟扬起了眉毛。虽然20万不多,但他毕竟是工人阶级。如果他花这么多钱,他会发现很难应付生活中的任何重大事件。“回报真的很好,但我得回去好好想想。”刘伟婉

    2021-10-21 102
  • 恐怖故事之圣菊

    恐怖故事之圣菊一个在“圣剧”去世之前,宋仙儿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完美的人。她不仅施舍乞丐,救助孤儿,捐赠几个山里的孩子读书,还每天救助那些沉迷于虚拟网游世界的孩子。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像西藏菩萨一样“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忍辱负重拯救世界的未来。事实上,宋仙儿的事业并不光彩。她是一个盗窃网络游戏虚拟财产的小偷。她利用各种木马程序窃取各种大型网络游戏的玩家信息

    2021-10-21 145
  • 火葬场里的尸体

    火葬场里的尸体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我的家乡H省。那是在一个特殊的时期,中国大地一片混乱。在我们的家乡,有一个火葬场。当然,其他地方也有火葬场,但这个故事在其他地方没有发生。农历七月十五是中国的鬼节。明月虽在天上,偶尔云飘过,挡住月光,使大地显得忽明忽暗。此外,此时此地,它变得越来越可疑。老王今天0点值班,晚上12点,第二天8点下班。老王干几乎一生都在做这一行,但不知怎的,他今晚心里总是

    2021-10-21 76
  • 狗变了

    狗变了一开始,那晚开始有不对劲的感觉。那天晚上,郑钧在网上和一个mm聊天。部队很久都不认识这个叫金风铃的mm,但是郑钧觉得和她聊天很开心。这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女孩,郑钧一直在思考如何把她引向郑钧想谈的话题。金色风

    2021-10-21 108
  • 黑段子之午夜场

    黑段子之午夜场小李和大飞臭气相投,都喜欢搞恶作剧,最近他俩想出一个"整人"的新招式——去电影院的午夜场吓唬人。晚上,电影院播放的是一部恐怖片,叫《夜电影》。等电影播放了一半儿,小李和大飞按计划,轻手轻脚地进入一号厅。可没想到的是,全场竟然只有一个人,正在聚精会神地盯着银幕。小李指着那位观众旁边的两个座位大喊:"兄弟,你会不会搞错了?这都满场了,咱俩的座也被

    2021-10-21 148
  • 日本鬼

    日本鬼太阳西下,无处可住,五个馒头可以吃。吃饭不吃饭,睡觉三个月不脱裤子。自从黑别墅闹鬼后,严华华就只收拾关闭的工厂或者在待拆的废墟里过夜。省钱,不扰民,最重要的是他听宋老头说,所有要拆除重建的地方都不闹鬼。为什么呢?严华华不解的问宋老头。宋老人

    2021-10-21 145
  • 在你的脖子下面

    在你的脖子下面午夜午夜时分,在宿舍里,林晖像往常一样拿起杯子喝水。他从小就有晚上喝水的习惯。喝完水,他心不在焉地掀开被子,准备回到床上继续睡觉。但他突然听到一种“沙沙”的声音,很像是平平安安地躺在枕头上来回摩擦的声音。林晖认为这是他的幻觉,但他认为声音越来越大。林晖瞬间醒来,屏住呼吸,朝

    2021-10-21 148
  • 幽灵牙医

    幽灵牙医我最近走路一点都不平稳。第一,我几次驾照考试都没通过。不算补考。这也花费了我很多宝贵的时间。然后这两天牙齿疼死了。虽然牙疼不是病,但真的要命。我就是这样。你越疼,我越不会去看。我刚去药店买了一些强效止痛药。牙疼刚好,好朋友小宇就打电话给我,让我今年陪她去附

    2021-10-21 58
  • 不知道现代聊斋有什么不知道的

    不知道现代聊斋有什么不知道的从城里打工回来的张欣,坐在家旁边小树林的一棵桐树下,心里焦急又难过。他抬头一看,叶子上长满了绿叶,透着夏天的活力。透过枝叶,他又看到了蓝天,觉得所有的风景都和小时候一样美好。只是小时候多无忧无虑,不用为生活努力。当然,我当时也

    2021-10-21 55
  • 它希望你们在一起_0

    它希望你们在一起偶然坦白张莹莹站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漆黑的夜晚和树影把她包裹得严严实实,让她觉得自己躲在了最深的黑暗里。她看着孙颖歆抱着篮球从远处走来。在路灯的照射下,他强壮的身体非常挺拔。孙莹莹的心忍不住“怦怦”地跳了起来。她想去孙颖歆说一句埋藏在心里的话,但终究没有鼓起勇气,只好眼睁睁看着暗恋她的男生再次离去,然后自责自己不够勇敢。张莹莹无精打采地走出

    2021-10-21 57
  • 警察与小偷的故事

    警察与小偷的故事初秋的一个晚上,警察护送小偷走出黑暗的小巷。小偷感到非常不走运。他今晚的目标实际上是警察的家。警察也很生气。他认为小偷故意来他家捣乱是为了挑战陛下。两个人只是带着自己的情绪走着。没多说什么。这时,一阵风刮了过来。警察和小偷同时打了一个冷颤。小偷突然想起了什么,转

    2021-10-21 65
  • 断指水鬼

    断指水鬼水中的苦恼。八月,烈日当空,李阳骑着自行车,带着小儿子鲍晓去县城郊区的黑水泡子游泳。黑水泡距离县城十几公里,是天然水域。水像墨水一样重,一年四季都不会结冰。灯泡里有一种黑鱼。黑鱼外表丑陋,但肉质鲜美,但很少有人在当地捕食。因

    2021-10-21 63
  • 有人听过鬼故事

    有人听过鬼故事可能是因为在农村,我一直听人说在农村很容易遇到一些灵异事件。不知道是不是超过了城市,但这几年不是听同学说,就是聊天的时候听邻居说,自己也遇到了几件事。我们来谈谈解闷。不要当真,听故事就好。那是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不记得成绩了。一个邻居来我家聊天,跟我妈聊这些事。她说前几天邻村有个舞会,她家去参加了。回来的时候,她和老公看

    2021-10-21 141
  • 永远的夜晚

    永远的夜晚这只是故事系列的第二个晚上。作者:天灿。Sunny今天很累,老板让他加班到九点,他也不付加班费。她咒骂着回到家,洗了个热水澡,舒服地躺在床上睡着了。这房子是两室一厅,上个月偶然租的。因为老板从来不涨工资,而且大清家花的钱也差不多,我就想找个便宜点的。报纸上说,房子是300元一个月的合租,而且离她工作的单位很近,这让她几乎高兴得跳起来。快点打报纸上的号码。接电话的声音

    2021-10-21 51
  • 灵媒

    灵媒我女儿失踪了。朱大年不顾妻子阻挠,决定去老关。老关是个盲人灵媒,在民间颇有名气。所谓通灵,就是在生者和死者之间架起“桥梁”,让他们知道彼此的信息。朱大年为了女儿朱丹阳去了老关。前几天,一直在公司正常工作的女儿突然放长假,说要出去

    2021-10-21 78
  • 尖叫的头发

    尖叫的头发雅芳的丈夫大阳是一名警察。1月40日他忙的时候不回家是常事。雅芳无聊的时候,就约小姨子大阳的妹妹罗去逛街。一天,雅芳和罗刚从超市出来,走在斑马线上。一辆面包车飞速驶来,将罗撞倒。雅芳尖叫一声倒在路边。当她睁开眼睛时,她发现罗仰面躺着,眼睛睁得大大的,已经死了。她的头流了很多血,原本垂到腰间的头发被湿湿的头发浸湿,像一团乱麻,让头发看起来光彩照人。之后,受刺激的

    2021-10-21 101

联系我们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